C114通信网  |  通信人家园

 
2021/3/10 13:12

企业研究:卫星产业界开辟新局的关键一招

厂商供稿  

实际上,《企业研究院》扉页上的一段话更加有震撼力。1929年,美国发明家凯特林在美国商会发表演讲时说:“我并非是在呼吁你们进行变革。事实是,你们非得进行变革不可——我没有耸人听闻,因为如果你们不这样做,你们就会被淘汰。实行变革的人所推动的浪潮会淹没那些不事变革的人,并将后者淘汰掉。”

2003年出版的《企业研究院》讨论了西方一些成功企业的研究活动案例。包括IBM西门子、贝尔实验室、英特尔微软等等。

该书之外,世界上还有一些优秀的企业研究案例。比如,我们今天所大量使用的尼龙,是为了什么而研究出来的呢?

卫星产业界的企业研究曾经怎样改变了世界?

文 | “万星计划”工程技术研究院研究员 李刚 沈淮

国外卫星互联网产业虽然尚未盈利,但产业布局的演变己经越过了盲动期,格局己经清晰,对频率资源和市场资源的争夺已经走在前面。国内各企业尚处在试水期,形势严峻。因此,积极探索和研究,是产业走出险境、奔向蓝海的主要手段之一。

一、积极探索出路

在一般印象中,卫星通信产业、特别是卫星宽带互联网产业,是一个上升中的朝阳产业,市场尚未启动,全球十亿用户翘首以盼。但业内人士都很清楚,卫星通信产业已经度过了至少几轮洗牌,可以清晰预测的潜在市场、走势已经明确,头部企业群体已经基本稳定。就我们所知,消费型卫星宽带服务会由大空探索技术公司的星链(Starlink)星座、和一网(OneWeb)星座来主导,专业服务市场由加拿大电信卫星公司的电信星(Lightspeed)星座、美国亚马逊公司的开普勒(Kuiper)星座、美国铱卫星公司的铱星下一代(Iridium NEXT)等主导,窄带物联网市场由轨道通信(Orbcomm)和我国正在全面布局中的天启星座来主导。

这些星座不但已经各自拿到了轨道和频率资源,还有如星链等,还在持续申请新的资源,不断扩张。

在发展演进的过程中,卫星通信同时面临着机遇和挑战。远程工作与教育、物联网、航空与航海市场、互联网接入困难人群,给卫星通信产业提供了看得见的蓝海市场。但不少人士认为,在2027年之前,多数正在建设的星座仍然不可避免地面对“死亡谷”,同时,全球经济何时能走出疫情、恢复增长,也存在着大量的不确定因素。

上述讨论都是基于国际市场的,国内卫星通信市场的演进远比国外落后。迄今为止,国内各互联网星座,多数都还没有走出技术验证阶段。“鸿雁” “虹云”“行云”星座发射了少数验证星,尚未进行大规模部署。

国内市场面临光纤的压倒性优势竞争,国际市场失去先机,中国卫星通信产业的局面是格外严峻的。虽然形势严峻,但需要知道,卫星互联网和下一代通信技术,是国内卫星通信行业多年来难得一见的战略性机会,是摆脱边缘化地位,进入通信产业核心的好机会。而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无论行业还是具体企业,都有义务努力寻找突破口,找到通向蓝海的门径。

包括卫星在内,通信行业是一个高度依靠创新驱动的产业。新技术带来的新能力和新市场,使这个行业从来不缺少资本的关注。因此,行业创新所最缺乏的,必定不会是钱,而是带有责任感的创新精神。

二、企业研究对产业的战略意义

在中国的传统科研体制之下,基础研究的责任一般由国立院所承担,主力是中科院系统和各重点高校。其他单位——包括各大航天研究院——更多地承担着工程应用的角色。所以,这些单位的名称往往以“技术研究院”、“工程设计院”……为后缀。这体现了中国在工业化早期的全国一盘棋分工合作特色。

全国大协作解决了相当多重点工程的成败问题,但即使在当时,也显现出了不可忽视的缺陷。主要的问题,是工程部门不具有解决基础问题的能力,基础科研部门接到需求之后,要从零开始研究,导致研发周期漫长。经常出现的一种现象是:一个分系统不能解决,卡了总体的脖子。待到责任单位千辛万苦实现突破,型号已经过时了。

要解决这种问题,除了国家要向更广泛的基础研究领域投入更多资源,还有一种手段就是企业研究。这里需要先讨论一下有关的语义。人们往往把“研究开发”作为一个完整的词来使用,其实“研究”和“开发”是两项不同的活动。前者针对基础,后者针对产品。在高技术产业当中,研究与开发的关系应当很紧密,才能尽快拿出服务于最终客户的产品。那么,由企业自己来从事研究,显然有更强的针对性、方向性和更高的效率。

2003年出版的《企业研究院》讨论了西方一些成功企业的研究活动案例。包括IBM、西门子、贝尔实验室、英特尔与微软等等。该书之外,世界上还有一些优秀的企业研究案例。例如:我们今天所大量使用的尼龙,是为了什么而研究出来的呢?尼龙的发明者是美国化工巨头杜邦公司,早在1927年,杜邦化学部门主任史汀博士(C.M.A.Sti-ne)认为,为确保公司未来发展,需要投入更多的有机化学基础研究,于是他游说哈佛大学研究员卡罗瑟斯博士加入杜邦。第二年,杜邦公司成立了基础化学研究所,年仅32岁的卡罗瑟斯博士受聘担任有机化学部的负责人。经过潜心研究,他在1935年2月28日发明了尼龙,并在1937年公布了专利。这种优秀的材料引起业界轰动,特别是当杜邦用它制成女性丝袜之后,引发了世界范围内的购买狂潮。直到今天,尼龙还是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基本物资。

另外一个案例就是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空军打算研制著名的B-52轰炸机。但需要合适的喷气式发动机。这是个巨大的市场,众多航空巨头们纷纷投身于其中。当时,航空动力正处在从活塞发动机向喷气发动机过渡的进程中,喷气式发动机的基本技术路线还没有确定下来。其中,著名的普惠公司处境最为不利。二战当中,美国军方为了让这家企业扩大产能,禁止它把任何资源投入喷气发动机的研制当中,必须全力生产活塞发动机。当喷气发动机的竞标开始,普惠公司发现自己完全没有技术积累。于是这家公司融巨资实施了两个高风险项目。首先,从当时处于领先地位的英国罗罗公司购买一套专利;其次,全新建立起了燃气涡轮实验室。实验室投资金额达到普惠公司其余资产总和的150%。实验室建成后,为普惠公司源源不断地提供数据、分析和成果。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普惠公司终于研制出了著名的J57发动机,不但保证了B-52研制成功,还成为诸多军用飞机的动力,为支撑美国的空中霸权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个型号的核心部分至今仍在不断发展改进,持续服役。

而我国的华为,也是最有说服力的案例之一。华为能够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甩开诸多国内外竞争对手而堀起,与这家企业高度重视基础研究有直接关系。华为的基础研究过程中的很多故事,也广为人们所熟知。任正非曾经公开介绍,华为俄罗斯研究院的一位年轻数学家曾经十多年默默无闻,但华为一直支持他的研究。突然有一天,这位科学家突破了3G技术,使华为实现了行业领先。

企业的基础研究可大可小,精髓在于贴近市场、服务应用。这些最初“费时间、耗精力、拖业绩”的基础研究和投入,最终会“救”了企业,基础研究一旦突破,不但能为具体企业带来难以复制的竞争优势,也会给行业打开一片蓝海,而企业是这片蓝海的领先者。

三、卫星通信行业曾经的案例

卫星通信行业有类似的案例吗?我们一起来看看休斯公司这个案例。

休斯在卫星通信业界一度如雷贯耳,围绕“休斯”这个大品牌,发生了很多收购与出售的故事。我们在本文中仅仅讨论今天仍在活跃的休斯网络通信公司。

以下引用休斯卫星通信官方发布的消息《休斯半个世纪公司历史的5个主要创举》:

在休斯公司50周年厂庆之际,资深员工们总结出他们引以为豪的5个创举:

1. 卫星宽带。休斯在1996年发明卫星互联网,推出第一个商业卫星宽带服务平台DirecPC。

2. VSAT (Very Small Aperture Terminals,甚小口孔径终端)。休斯在1985年与油田技术服务公司斯伦贝谢合作,开发了世界上第一套Ku-band VSAT,用于传输油田钻井和勘探数据。同年,休斯为沃尔玛公司建设了全球第一个商用VSAT网络。   3. Jupiter系统。Jupiter是目前全球高通量卫星最广泛使用的地面关口站系统,在全球40多颗卫星下运行。Jupiter系统采用休斯自己研发的系统芯片(SoC),目前已经进入第三代。

4. HughesON。这是休斯针对企业、政府客户推出的网络和数字媒体解决方案组合服务,包括业界领先的软件定义广域网(SD-WAN)解决方案。休斯被高德纳咨询公司和弗诺斯特沙利文公司评为管理网络和SD-WAN服务的市场领导者。   5. OneWeb。休斯为OneWeb低轨星座研发/生产关口站系统和核心终端模块。将来休斯要把OneWeb低轨通信作为Jupiter HTS卫星宽带服务的补充。

上述成绩不但改变了卫星通信业,更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VSAT技术尤其典型,它把传统上只能为大型机构享用的卫星通信设备小型化,使更多中小机构买得起、用得起。沪深股市的交易信息,就是通过VSAT网络发送到各国各地的。OneWeb星座关口站和终端虽然还没有投入使用,但人们已经能预见它们所能起到的颠覆性作用。

休斯网络通信公司能够取得这些成就,是前瞻性研究的成果。也再次说明企业研究的价值和重要性,因此,企业研究也得到越来越多国内航天企业的追随和认可,包括一些有志向的创业公司,也在努力开展自己的基础研究。在2020年11月,成都国星宇航科技有限公司实施了一次空间搭载太赫兹通信技术试验;2020年12月,南京英田光学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实现了超小型激光通信终端的天地捕获试验。

国星宇航相关负责人曾经说过:

高新技术行业有进无退,为了生存和发展,我们必须打破传统,不断研究、创新。创新不仅仅是技术,还有模式和机制;企业研究不仅要在技术上行得通,还要能在市场上得到接受和欢迎。这也就是说,创新要“落地”,要能够向用户提供看得见、摸得着、用得上、体验好的卫星应用产品。

商业航天作为人类工业文明集大成者,皇冠上的明珠,就该领域来说,持续投入研发并实现创新突破,是保证企业竞争优势的根源,亦是推动行业高速发展的基石。

当然,企业研究作为一种针对未来的前瞻性活动,往往超越了跨行业人士的认知范围。当企业研究服务于某些热门领域,容易引发公众媒体的过度解读和传播。特别是当消息发布出现误读的时候,更容易引发媒体热炒。在2019年,媒体报道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正在研制时速4000千米的高速列车。而实际上这是个实验室概念,而且其首期目标,也就是速度指标确定的是1000千米。乌龙消息的原因,是部分媒体的断章取义,但误读的后果比较严重,给发布单位及相关领导人带去一定负面的影响,留下一个似乎是“大忽悠”的印象;而且,这样的误读也是一时半又很难消除的,我们至今还能在网上大量搜索到当时的报道。

其实这样的个案不过是偶发的,在马斯克及其太空探索技术公司身上,公众媒体的追逐和娱乐化解读几乎成为一种常态了。但,核心的观点,包括宣传的主线及发布口径、发布节奏等,马斯克及其太空探索技术公司一直有所控制,因此,主流声音始终占据了市场口碑重要方向。

这种现实,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卫星产业企业研究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只有持续研究、突破和正确传播,才能为行业拼搏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未来,让业内企业拥有追求永续经营的基础。

给作者点赞
0 VS 0
写得不太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114通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热门文章
    最新视频
    为您推荐

      C114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1999-2021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2002291号

      C114 通信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21-5445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