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4通信网  |  通信人家园

广电网
2021/9/10 08:33

“元宇宙”火爆来袭,对广电行业有几分启示?

DVBCN广电网  张晓宝

1992年,美国科幻小说家尼奥·斯蒂文森(Neal Stephenson)在其作品《雪崩(Snow Crash)》中塑造了一个区别于现实的虚幻世界——元宇宙(Metaverse)。

谁也未曾料想到,在二十余年后这个概念频频火爆于科技互联网,近期再度刷爆了中文社交媒体网络

元宇宙与沉浸式体验

总体而言,使得“元宇宙”进一步火热起来得益于今年3月美国游戏公司Roblox上市,其打着“元宇宙第一股”的旗号入市便使得市值翻了10倍。而国内一杆游戏文娱等互联网企业也顺势而为,各方造起的“元宇宙”概念股这几日甚至几度涨停。

至今实际上这一来自于科幻创作的概念暂未有权威性的清晰定义,但总体上均会认可其所涉及的构成要素,如VR、AR、3D、云计算、大数据等等,而这些词汇其实本身也与广电5G的预期业务场景直接相关。

DVBCN也注意到,除去可能涉及的文化哲学意义,对“元宇宙”的理解上基本回落到了娱乐化的应用场景,特别是随着“新基建”的持续深化,有线电视网络企业作为承接娱乐视听内容的渠道商,在迈向综合信息服务商的角色转换过程中也应是积极地参与者。

也鉴于“元宇宙”的构成“元素”较杂,这里DVBCN笔者也就再集中一下,仅以VR/AR/云游戏等新视听娱乐场景作为说明对象。

个人理解上,“元宇宙”涉及的沉浸式场景应是更为混杂全面性的,用“扩展现实”(XR eXtended Reality)更贴切,其本身便是“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混合现实”(MR)以及尚未开发的沉浸式技术的总称。

值得注意的是,如国际通信标准组织3GPP已经通过或接纳了许多沉浸式标准项,像5G对于“扩展现实”(XR)的功能支持便是在“ETSI TR 126.928 V16.1.0 Release 16(2021-01)”中。

5G高新视频仍是广电预期发力场景

回到对广电这边的探讨,有个更好的代入概念——“高新视频”。

何谓“高新视频”?按照广电总局等部门的官方肯定定义,其是具有“更高技术格式、更新应用场景、更美视听体验”的视频。其中,“高”是指视频融合 4K/8K、3D、VR/AR/MR、高帧率(HFR)、高动态范围(HDR)、广色域(WCG)等高技术格式;“新”是指具有新奇的影像语言和视觉体验的创新应用场景,能够吸引观众兴趣并促使其产生消费。而基于5G环境下的便是“5G高新视频”。

如今,随着“双千兆”的引入,基于5G蜂窝通信网络、千兆光纤家庭网络下的沉浸式场景应用有了基础网络的支撑,可开启如全场景多角度式的体育直播、旅游户外、线上购物、在线教育、线上会议等等前所未有的新视听业务,与之直接关联的还涉及到了新消费电子终端(如智能穿戴设备、智能家居等)、超高清视频(如4K/8K、VR/AR等)、云服务(以云计算为基础的服务方式)、车联网、工业互联网等等新兴业务场景。

在中国广电5G的目标定位中,其实早就提到了要建立起包括“高新视频”在内的全新融合应用体系,未来将共同成为构建广电5G新场景应用的重要一环。广电总局也先后印发更新了“5G高新视频”的四份技术白皮书(分别涉及互动视频、沉浸式视频、VR视频、云游戏),其实也意味着要让广电5G业务形态上将抢先聚焦的是娱乐场景,这也就回归了广电业务的内容本分,“内容为王”依然是广播电视与网络视听行业的亘古不变核心命题。

另外,今年(2021年)2月4日时广电总局还设立了国内首个5G高新视频体育融合创新实验室——“5G高新视频体育融合创新应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实验室”,其也明确了要以北京冬奥为契机,推动“高新视频”和“体育”融合形成5G高新视频体育场馆智慧转播标准体系,还要开发5G高新视频体育场景应用,助力推动广播电视和体育赛事的深度融合。结合广电5G要在北京冬奥期间实现网络可基本面向民用的目标,今年底势必要取得实质性的成绩,毕竟冬奥会的时间是在明年2月份。

广电网络如何参与服务“元宇宙”?

诸如VR/AR/MR等沉浸式应用场景,不得不承认现阶段的实际业务布局中仍处于培育初期,商业化尚不足,特别是变现回报仍极为有限。

综合来看,一方面,所需的网络支撑能力还不足,如前所言,这些业务需要“双千兆”等高传输网络为保障;另一方面,其需要专有终端支持,如VR、AR专有穿戴设备等才能发挥契合的视听功能,而设备成本便注定在前期是无法做到亲民的。当然了,适配的内容及其他应用场景也在培育中,综合因素下就使得市场成熟度、普及度不高、不深。

VR游戏这些年有一定的市场可见,可能有些许业绩尚能拿出手,AR实际上在专有设备上价格更为昂贵,国际市场总出货都极为有限,但有意思的是像AR导航等适配移动终端的场景却获得了广泛的应用覆盖。

在等待专有适配设备成熟间,广电网络企业需要做的是在网络端提前布局,DVBCN笔者简单考量下还是列出了两条路并进,其实这也是中国广电及网络公司们预期的方向:

1)建成广电5G精品网络

中国广电自2019年6月获颁5G网络商用牌照后,直至今年下半年算是得以将广电5G网络推入了实操阶段,契机在与与中国移动的700MHz基站招标完成,9月应当有一定量的“共建共享”基站达成,因为7~8月份地方已经纷纷启动了广电与移动的项目启动仪式/会议,并且地方广电网络也在进行了BOSS新系统升级割接推广等工作。

依照目标的话,没有移动通信网络历史的有线电视网需要以云化、极简的方式建网,广电网络的700MHz倒是可以凭借低频优势实现广覆盖,建成一张精品VoNR打底网是可以的。广电5G的频段不足,与移动的2.6GHz在共享期内可以补足容量缺失,后期也会去争取如毫米波频段。

2)加速升级改造有线电视网络

基于“全国一网”整合的顶层规划布局,广电有线电视网的升级改造步伐也应是与广电5G协同进行的,其核心是面向IP化、云化、智慧化、融合化的方向,特别是要注意实现有线电视网络与新一代信息技术深度融合。

先前的DVBCN报道中,有人或许对于中国广电副总经理曾庆军提到的广电也需要建连接5G基站的光纤网络感到疑惑。但其实在中国广电先前报送工信部备案的《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省际干线传输网滚动规划(2020-2022年)》已明确了广电网络在完善国家级骨干光缆线路中需要以现有“三横三纵”为基础,建设“五横五纵”,并向“七横七纵”演进的路线。其骨干数据网是要与5G核心网对接的,也要与城域5G承载网实现对接。

另外,广电网络也需要上下通力建成广电云平台、融合服务平台及融合服务运营支撑系统,进而构造成全程全网、互联互通的智慧广电平台体系。在广电总局发布的《广播电视技术迭代实施方案(2020-2022年)》中,就有提到了“推进有线电视网络IP化、云化改造”的系列任务。

在业务对接层面,广电骨干网也是会对接数据中心、国家文化大数据中心、5G广播网等多类场景,以实现“广播电视”+“政务、公共服务、商用”等多种类型业务的接入。

给作者点赞
0 VS 0
写得不太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114通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热门文章
    最新视频
    为您推荐

      C114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1999-2021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2002291号

      C114 通信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21-5445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