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4通信网  |  通信人家园

新闻
2021/10/19 09:21

华为海思芯片爆炒风波后续:安防缺芯拐点已来

智东西  李水青

许多行业仍被缺芯魔咒困扰着,但智能安防行业正从这一泥潭中快速抽身。

智能安防作为人工智能落地最佳场景之一,行业近年来因视频高清化、算力算法技术迭代及政策因素一路高歌猛进,孕育一个万亿级市场 —— 其中既有 5000 亿市值的龙头,也有数千家产业链公司,服务于国家平安城市、智慧交通、数字经济等各大战略……

近日,一位华为海思芯片渠道代理人士告诉我们,安防芯片供货基本回归稳定,拐点要来了。“虽然需求还未进入拐点,但价格已经趋于稳定。”一位智能安防终端厂商人士肯定了这一判断。

这与一年前安防行业突然遭遇芯片停产断供的状态截然不同 ——

找不到芯片,每天都不断有安防小厂死去,大厂老板也每晚睡不好觉。几百元芯片被炒至几千元甚至上万,海思芯片停产的消息漫天飞,草木皆兵的氛围下安防厂家疯狂囤货避险,这又加剧了芯片短缺和芯片贩子大炒概念、炒价格。对安防企业来说,也许明天就有芯片了,也许一直不会有。

彼时,华为海思占据智能安防芯片市场 70% 份额,在全球都可以说一家独大。然而 2020 年 5 月,随着美国加码华为禁令,限制华为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在海外设计和制造半导体的能力,海思芯片难以获取台积电代工,智能安防市场也随之陷入缺芯危机。

就在近日,来自多家安防终端厂商、芯片厂商的消息人士告诉智东西,当下,无论是采用 12nm 制程的大算力高端智能安防芯片,还是占安防芯片市场近八成份额的中低端芯片供需关系,都逐渐趋于稳定。

也许海思短期内还难以恢复元气,但海思留出的安防芯片市场大半壁江山空白正被填补。

海思断供一年了,爆炒的安防芯片终于降温了

随着海思退守的影响渐渐淡去,持续近一年的安防缺芯噩梦正走向结尾,这一判断也得到终端厂商和芯片厂商的认可。

“从目前看整个需求是刚刚到了一个平衡点,上下游的价格保持了一个相对平稳,这种情况预计会持续一段时间到明年上半年左右。”智能安防企业天地伟业产品中心总经理郭辉告诉我们。“经过前一阵的芯片荒,产业链的上下游都有一些备货,近期下游市场需求开始放缓,拐点可能正慢慢到来。”安防芯片公司富瀚微电子产品规划部总监冯晓光对我们说。

回顾去年 8 月,一款名为海思 Hi3559 的高端智能安防芯片价格被炒到十几倍,从 800 元左右飙升至 3000 元左右,甚至有钱都买不到。Hi3559 是一款 12nm 制程的 8K 超高清 IPC SoC 芯片,集成了 NNIE(神经网络引擎)模块有 4T AI 算力。对于智能安防高端摄像机来说,这款芯片断供,就相当于华为 Mate 系列手机缺了麒麟 9000,整个智能安防行业落地面临危机。

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

多位来自智能安防终端企业的相关人士告诉我们,华为 Hi3559 供货问题已经部分解决,各类替代方案增多,替代方案的成熟性还在孵化。一位海思芯片的资深渠道销售人士告诉我们,他手头仍有一批卖到 2000~4000 元的海思 Hi3519、Hi3559 芯片(物以稀为贵),但他转而代理起了瑞芯微、星宸等厂商对标海思的替代品。一位 Top3 头部安防企业专家说:“行业内基本都采取了自研或更换物料等方案替代,由于 IP 技术的共享策略到今天已不那么复杂,芯片已没有那么神秘。”

除了高端芯片,更考验量产的是出货超八成份额的中低端智能安防芯片,包括 IPC SoC(网络摄像机系统级芯片)、NVR SoC(网络视频录像机系统级芯片)、ISP(图像处理器)、DVR SoC(数字硬盘录像机系统级芯片)等类别,这类能满足越来越多的比如人形检测等轻 AI 需求、高清化需求,也在经历一番大缺货后回归平衡点。一位安防行业资深人士告诉我们,图像芯片不再紧缺,只剩存储类芯片缺口仍大。

有人算了一笔账,估计 2020 年全国网络摄像机出货达 2 亿台,对应的 IPC(网络摄像机)芯片就需要 2 亿颗,如果按照平均 4 通道测算,配套的后端 NVR 芯片则大致需要 5000 万颗,加上一些其他芯片,一年来 2020 智能安防芯片量可能达 3 亿颗,以均价 3 美金/颗来看,这是一个近 10 亿的美金市场。当然,一些调查机构如旭日大数据预估 2020 年全球安防摄像头的出货量可达约 5.5 亿颗,那么这一市场价值就更大了,作为一个玩家有限、龙头空缺的市场来说还是相当诱人的。因此,智能安防芯片市场在去年引起许多芯片玩家纷纷入局。

一年来,近 3 亿颗智能安防视觉芯片市场需求释放,虽然龙头华为海思退守了,却见到一大批其他玩家顶了上来。

谁吃掉了海思的安防芯片市场?

在去年,我们推测一大批新老玩家都将成为华为海思安防芯片新替代,比如在前端芯片方面,富瀚微、中星微、国科微、君正、瓴盛、瑞芯微等一系列厂家都是可能的替代者;在边缘侧芯片方面,地平线、寒武纪、比特大陆、依图、云天励飞等也都秀过自己的肌肉。此外,安霸、升迈、星宸科技等都实力雄厚。

进入 2021 年,各家的上半年财报印证了一些玩家的收获,比如:富瀚微营收 7.18 亿元,同比增长 154.37%;国科微营收 9.52 亿元,同比增长 393.07%;北京君正营业收入 23.36 亿元,同比增长 588.46%。一位智能安防终端厂商人士分析称,海思退出,格局得到优化,国内 ISP 龙头富瀚微和 AI 相机芯片供应商星宸科技成为行业内领先者,抢占大量份额;此外,北京君正、国科微、晶晨股份、全志科技、瑞芯微、联咏等厂商都发展迅速。

这一推测与近日光大证券发布的一份安防芯片市场调查报告结果相吻合。报告显示,2020 年海思在 IPC SoC 出货量份额从 70% 降至 30%,留出的份额则被这些国产化玩家吃下,星宸科技、富瀚微、北京君正、国科微分别占到 25%、17%、12%、5% 的市场份额。

这些企业是如何吃下海思留下的安防市场的?又如何看待当下安防芯片市场格局?我们近日联系到富瀚微、星宸科技及北京君正的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探讨。

1、富瀚微匹配海康,星宸匹配大华

2020 年,海康威视总裁胡扬忠曾在有关芯片供应的提问中多次作答,表示从友商做安防开始,海康就在预防海思芯片不卖给海康的威胁,早就开始预案;等到海思被美国制裁,海康威视已有其他替代方案。

这里的替代方案指向以富瀚微电子为首的一些公司。富瀚微电子成立于 2004 年,在 IPC 芯片领域公司是仅次于海思的第二梯队厂商,在 ISP 市场份额超 50%。富瀚微与海康匹配多年,海康威视副董事长龚虹嘉夫妇为富瀚微董事、大股东,因此在海康的市场中占据大量份额。值得一提的是,2021 年 2 月,富瀚微收购了国内领先的后端 NVR SoC 龙头提供商 —— 眸芯科技,从而完善了前后端产品格局,更加接近海思的产品体系。

富瀚微吃下多少海思留下的安防芯片市场?对于 17% 这个数字,富瀚微电子产品规划部总监冯晓光谈道:“即使是我们也很难说谁吃掉多少,从统计意义上很难说,但海思确实让出了很大一片市场,各家都在努力争取。”

星宸科技是在智能安防芯片市场中能与富瀚微掰腕子的玩家。在光大证券的报告中,2020 年占据 25% 安防芯片份额;一位星宸科技公司的销售代理负责人对这一调查数据表示认可,他进一步告诉我们,2021 年安防芯片的市场份额第一可能是星宸。

相比于上市公司富瀚微,星宸科技还是一家 2017 年才成立于厦门的 AI 相机芯片新秀。前身是联发科集团投资的子公司 MStar(历史悠久的全球电视芯片龙头),星宸科技成立第二年公司就实现盈利,2020 年营收超 11 亿。星宸科技产品线完整度与海思也接近,与另一大安防龙头大华股份强匹配,从而进一步保证了市场份额。

可以看到,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创企,富瀚微和星宸科技都有深厚的技术背景、完整的产品线,并不是在海思芯片退出后才开始找新客户。与此同时,虽然他们的客户遍布安防行业,但深度绑定海康、大华这样的大客户也使其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当然,并不是只有匹配专业级大客户才能收获大片市场。占据近 12% 份额的北京君正主攻的就是消费级安防市场。北京君正成立于 2005 年,以低功耗 IPC 芯片见长,WYZE、Anker、华来、小米、乔安、360 等都是其客户。合肥君正智能视频消费类产品线负责人李雅崑告诉我们,公司主要布局消费类国内外品牌、泛低功耗电池类、运营商市场,通过长期的布局、积累和坚持,得到的回报是现在不错的市占率。

2、拼的是全系产品能力、供应链掌控力

除了头部玩家,值得一提的是,2020 年还有很多 AI 芯片创企、跨界玩家涌入安防芯片市场,也在细分赛道或长尾市场获得了小批量市场。比如以背靠高通主做手机芯片的厂家聆盛来说,其推出对标海思高端智能安防芯片的产品也获得一些客户,但由于只有一款产品,并没有太大动静。

一位安防芯片业内人士告诉我们,在 2020 年时涌现出来做安防的新玩家,特别是一些 AI 芯片公司,也有很多并没有做出什么声响。他谈到,进入安防芯片市场有一定门槛:

首先,很多新玩家可能只会做 1~2 款芯片,很难推市场,因为考虑到开发平台成本,很多大客户更愿意采用芯片系列较全的供应商的产品;

同时,很多 AI 芯片公司、算法公司找第三方设计公司去做芯片,但做出来之后的量产、稳定供货又是另外一回事;

此外,安防在图象、ISP 往往不是标准,比如 ISP 图象效果调教,需要跟最终客户安防厂家有多年的合作,知道他们想要的是什么…… 这些门槛都使得起初涌入安防芯片的玩家们不少铩羽而归。

可以看到,在一个安防芯片短缺的特殊时期,更加体现竞争力的是产品系列完整度、供应链掌控力、客户渠道等能力。此前行业对 AI 算力的大力追求,在这一年里,规格往上的变化速度也变缓了。

3、“你争我抢”的动态格局还会维持一两年

可以看到,无论是立足专业安防市场,还是消费级安防市场,这些安防芯片种子选手的能力都在这场缺芯噩梦中得到考验。一个新的安防芯片格局正在形成,从此前的海思一家独大,变为四强鼎立的态势。

对于这种新格局,富瀚微电子产品规划部总监冯晓光认为当下并非一个稳态。他说:“大家你争我抢,这一阵子你上来一些,下一阵子你上来一些,这个状态可能还需要一两年,才能达到一个新的稳定状态。”

海思归来可能仍是王者,但难再一家独大

尽管在这个新的安防市场格局中海思依然是重要一极,但实际上,受华为禁令影响,这一年里海思基本是退群状态。海思什么时候能回来?

一位海思芯片的代理销售感到灰心,他觉得海思不会回来了,转而代理起其他厂家的替代品。但一位来自安防终端厂商的专业人士对海思回归市场表示信心,他说:“海思退出市场?海思不会退出安防市场,会持续投入解决供应问题,海思还是拥有目前安防芯片最完整最成体系的工具集生态链。”

很多行业人都在期待海思归来,一位安防芯片同行的负责人称,海思归来,依然会是王者。

天地伟业产品中心总经理郭辉认为,从算力、ISP、编解码能力等来看,当下仍没有在完全替代或超越海思的选手。他说:“当下的安防芯片最核心一点就是怎么能完全对标海思,实现补位,这一点对各家来说都还需要一些时间。从客户角度来说,有货且物美价廉肯定是最原始的需求,在这两个基础条件都无法满足的情况下,其他的需求都暂时谈不上。”

知名智能安防企业苏州科达公司的首席科学家章勇也向我们谈到他的看法:“新出现的替代芯片,受半导体工艺和设计能力所限,并没有超过甚至达到海思原有芯片的水平,无论在 ISP 还是在 AI 加速引擎,或是编码能力以及外围接口上仍有差距。需要进一步提高芯片的各模块组件的质量性能。作为客户,希望新的安防芯片能够集成更高性能的 AI 加速器,提供更丰富的外围接口,以及更方便、稳定、好用的开发软件。”

来自在智能安防领域深入落地的云从科技专业人士认为,其他厂商补位仍存在痛点,在芯片能力、稳定性、工具集、开发人才方面,缺乏配套体系,各个厂商重新适配的难度大。对此,这位专业人士谈到自己的期待:“各家对自身芯片性能、稳定性、开发工具、指导手册等一系列硬实力和软配套都要加大投入,培养非海思芯片的开发人员。”

同时,也有专业人士谈到,安防芯片的价格体系也需要回归。他指出:“海思已经证明了安防芯片价格可做低,其他芯片厂商在海思复苏以前如果不能做强能力做低成本,海思一旦复苏,在安防这个价格敏感性市场,放弃海思的设备厂家会重投海思怀抱。”

当下,行业仍在期待行业的回归。不过,当海思归来之时,智能安防芯片格局可能已经从一家独大变为共同繁荣。

一位来自富瀚微电子的专业人士称:“如果海思回来,从技术角度、能力角度还是强有力的玩家,估计也很难回到以前的状态。各家都有相应的产品出来,然后从最终客户供应安全角度,客户也不会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变化。所以大家都是有机会的。”

智东西尝试联系华为海思相关人士,对方不予置评。

结语:走过至暗时刻,安防芯片新格局明朗

缺芯,从一个行业季节性的常态,到 2021 年变为全球各行各业的痛点,正在逆境中催促更多的行业自给、本地化自给趋势产生。智能安防作为率先踏入缺芯泥潭又提前抽身其中的行业,是一个我们观察整个缺芯环境和芯片本地化替代的标本。

回顾一年前,由于强依赖于海思芯片,安防行业比其他行业更早地面临缺芯,从而更早地进入抢芯片、囤芯片、扩产能的混沌阶段。这种在当时痛苦而无奈的举措,反倒机缘巧合地使得安防企业在 2021 年疫情大流行下的全球缺芯潮中反倒变得从容一些,进而更快抽身。尽管依然受全球芯片供应链中断影响,但影响已经大大减弱。

在这一过程中,我们看到是一批国产化企业在其中顶起大梁,其中既有深耕多年的玩家,也有成立不久的 AI 相机芯片创企。与此同时,智能安防芯片格局正在从一家独大走向多强并存的局面,行业人期待海思早日归来,同时也希望这种你争我抢的状态能催促产业链为下游带来更好的技术及方案,形成更加健康而有朝气的行业生态。

给作者点赞
0 VS 0
写得不太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114通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热门文章
    最新视频
    为您推荐

      C114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1999-2021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2002291号

      C114 通信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21-5445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