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4通信网  |  通信人家园

专访
2021/6/8 13:53

对话星融创始人陈鹏:开源OS+白盒交换机意味着什么?

C114通信网  艾斯

C114讯 6月8日专稿(艾斯)数据中心基础设施的开源化趋势已越来越明显,同时,云网融合在行业中的呼声也愈发响亮。面对市场需求,SDN/NFV等技术已被广泛使用,这同时也推动了白盒交换机的发展机遇。

事实上,自2014年以来,市场一直在转向开放、灵活、软件驱动的市场方案,开源项目正在帮助行业推动这种转变。有预测称,到2023年,开源网络市场将达到13.5亿美元,在2019-2023年期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3%,开源网络操作系统(NOS)将成为下一代网络扩展的理想选择。

在近日于上海举行的2021中国网络开源技术生态峰会期间,C114与星融元数据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陈鹏进行了一场对话,从创办星融的缘由到开源网络操作系统与白盒交换机的市场状态,再到未来公司发展计划,他的健谈、幽默以及对行业的深刻理解,让我们印象深刻。

星融元数据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陈鹏演讲

图:星融元数据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陈鹏演讲

选择开源:只因市场需求从未停止过

实际上,星融从创建之初的定位就是一家软件公司。依托开源生态搭建系统软件平台,并且借助开源来支撑商业模式,是因为市场上对开源的需求从未停止过。

陈鹏分析到,第一,从软件架构的角度来说,开源可以解决原来单位、系统、代码在一个封闭空间里特性不能快速导入的问题,以及生态问题、模块化问题和软件工程问题;第二,从客户使用的角度来说,现在交换机上的很多东西都可以用,但其实不好用。这时如果有一个开放的操作系统,当你觉得功能不好用时,可以自己写,或者找第三方写,都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因此,2017年,星融选择基于微软推出的SONiC(Software for Open Networking in the Cloud)进行了其开源网络操作系统AsterNOS的开发。

据C114了解,除了微软以外,阿里巴巴、腾讯、LinkedIn等互联网公司也是最早一批采用SONiC的企业,如今SONiC已经被众多芯片厂商的ASIC芯片所支持,例如Barefoot Networks、Broadcom Limited、Cavium、Mellanox Technologies等。在国内,开放数据中心委员会(ODCC)网络工作组的凤凰项目也是依托SONiC开源社区,打造“白盒+开源OS”的网络生态。

可以说,在数据中心网络市场,SONiC已经成为一个主流的开源NOS。根据Gartner刚刚发布的《2021数据中心交换机市场指南》报告显示,到2025年,40%拥有大型数据中心网络(超过200台交换机)的企业将在生产环境中运行SONiC。

图:星融元数据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陈鹏接受C114采访。

图:星融元数据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陈鹏接受C114采访。

关于AsterNOS:不只是 SONiC企业增强版

那么基于SONiC作为内核的星融AsterNOS,又有哪些独有特性呢?星融的官网资料显示,作为星融为云计算时代构建的新一代网络操作系统,在SONiC/SAI内核的基础之上,星融针对生产环境中云对网络的需求,为AsterNOS设计、开发了一系列的增强功能与特性,从而使得AsterNOS能够在生产网络中简便、高效、自动化地进行部署,并且将运行着AsterNOS的星融云网络彻底融入到云计算统一管理、自动调度、按需伸缩的世界中去。

“今天AsterNOS这套网络操作系统,支持众多特性,这些特性可以以容器方式灵活部署,并且AsterNOS支持从园区到云的各种应用场景。”陈鹏解释说,之所以选择SONiC,是因为SONiC是今天云计算从业者都相对更加擅长的一个底层语言。“我们的团队专注于SONiC对不同交换芯片的支持、对控制面协议扩展上的支持,通过提供SDK,让我们的用户和合作伙伴像Android和iOS开发APP一样简单地实现交换机上的应用,我们专注提供这样的SDK能力和整机交互能力。

他给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现在会写微信小程序的人非常多(假设是500万人),但是能够给苹果Apple Store写App的人就会相对少一些(假设为100万人),而可以给诺基亚塞班系统写应用的人就更少了(假设为10万人)。星融AsterNOS希望为这个行业做出这样的贡献:就是能让给交换机开发网络操作系统的难度,从只有100万人会,变成500万人都会!哪怕是从刚大学毕业的学生,只要他会写Python,那他就可以给交换机的网络操作系统写程序。在过去,这种事情只有云计算和移动互联网APP开发能这么玩,所以这两个产业得到了蓬勃发展。而今天,网络也可以这么玩了。”

陈鹏进一步解释说,传统的交换机是给高级网络工程师用的,但是在数据中心,包括在今天大规模园区里面,交换机的接口是给机器和程序用的。当你把这些接口给到那些可以用脚本语言去做运维的工程师使用时,如果他们觉得不好用,通过AsterNOS,他们只要在交换机上增加一个模块,非常方便的操作后,就能改变成其想要的功能。而这也正是“易用性”的体现。

简言之,SONiC社区只是提供了一个开源系统,而星融通过AsterNOS对其进行再一次开发后,这个开源系统变得更加易用和好用了。

为开源网络操作系统提供最合适的硬件生态:可同时降低CAPEX和OPEX

与陈鹏的沟通中我们获悉,目前包括其在内的星融5位核心高管人员,大多曾任职于华为思科等大厂,且全都是做交换机出身,在行业里有着非常长的交换机市场和开发从业经历。从过去的黑盒时代一路来到如今的开源时代,这群人对技术和业务的理解已经持续了多年时间。按照陈鹏的话说,“我们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大家现在找到了一个新的‘可以一起玩下去’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陈鹏认为,通过为开源网络操作系统提供最合适的硬件生态,白盒硬件设备可以实现比传统黑盒设备更低的CAPEX和OPEX。他说,“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一定要为开源系统去设计适应开源生态的硬件,而不是让开源社区围着商用的硬件去修改自己的代码。”

图:星融提供丰富的白盒交换机产品。

图:星融提供丰富的白盒交换机产品。

他分析道,传统的软硬件解耦--白盒模式,往往是从非通信专业厂家买硬件,然后再从独立的软件厂家买软件,之后再把这两个组合起来,因此,这样肯定比从专业通信厂家直接买软硬件要贵。而且他指出,从设计角度来看,一些ODM厂家的白盒硬件被设计得成本过高,而且是不合理的那种高。但如今随着包括星融在内的专业通信玩家的加入,“我相信成本一定是能够降下来的”。陈鹏认为,之所以现在很多白盒成本更高,是因为“没有恰当的玩家选择一条正确的技术路线”。而通过为专业的通信软件去设计硬件,就一定能够达到降低成本的目的。

需要指出的是,星融本身是一家同时提供开源软件(NOS)和开放硬件的厂商。软件产品除了AsterNOS和FusionNOS两套网络操作系统、云网控制器(AFC)之外,星融目前提供的硬件产品包括全系列的云网交换机、可视交换机、智能硬件平台等。在过去的2年里,搭载星融AsterNOS的交换机商业发货量超过6000台,其中有超过5万个100G端口,其客户包括国内外运营商、公有云、网络安全和行业私有云行业等。

谈及做白盒交换机本身这件事情,陈鹏坦言,作为一家定位于软件提供商的公司,星融在一开始开发AsterNOS时,为了能够最大程度地去发挥这套操作系统的作用,才选择了自己去研发适配的硬件产品。“在我们的交换机产品出来之前,市场上同类白盒软硬件系统整机的成交价大概是我们现在成交价的数倍。”陈鹏表示,“所有认真做软件的公司都会自己做硬件,people who are really serious about software should make their own hardware.”

他强调,相较于其他传统交换机厂商的专有操作系统,星融的AsterNOS更具中立性,不仅可以在星融自己的硬件设备上运行,通过适配和调试后,也可以在其他厂商的硬件设备上运行。而星融对向其他厂商开放其AsterNOS这样的模式一直持欢迎态度。

如今,星融专注于SONiC的研发人员达到120多人,在行业里,这绝对是个规模足够大的团队。“星融秉承的是All in SONiC的理念,这可能是星融跟生态里其他参与者不完全一样的地方。”陈鹏说,星融研发基于SONiC的AsterNOS的目的在于,希望行业除了带宽不断变宽之外,能够有更多人加入到网络创新当中来,而开源的平台正是一个非常好的创新温床。

面向未来:电信领域已在扩展规划之内

尽管SONiC在设计之初更加针对于数据中心,但在微软提供的最新未来演进路线图中,已经规划了包括电信领域在内的更多市场。

而星融本身也早在努力推进除了数据中心以外的更多应用场景。谈及对园区市场的拓展时,陈鹏表示,“SONiC一开始很重,现在我们要把它轻量化。从重到轻这件事情其实我们已经解决了。虽然这是一个漫长且复杂的开发过程,但到最后那一刻发现结果跟我们预想的一样,甚至更好的时候,就证明这条路确实是走得通的。”陈鹏分析称,从应用场景的角度来说,数据中心要比园区要复杂。所以SONiC既然能支撑起更复杂的应用场景,那么自然就能支撑起简单的应用场景。

而从电信市场的角度来看,星融已经从架构本身做了非常重要的增强支持低资源的改进,并且为云TOR/SPINE交换机增加了对可编程的支持,以及对机架的支持,同时“各种各样的特性都能完美地在不同容器里去实现”。陈鹏说,通过这些举措,星融向电信领域的应用扩展已经走在了SONiC社区的前面。

当我们问及未来与电信运营商在自研SONiC与白盒硬件产品方面的竞合关系时,陈鹏强调,星融与电信运营商一定会是同一个生态里面上下游的关系,不存在任何竞争关系。“技术上其实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交换机变得越来越像云。在云计算里面,有人做PaaS层,有人做SaaS层,还有人做IaaS层,在交换机市场里面其实也有可比性,在这个生态当中,每个环节有着不一样的角色,星融在这个生态里面,扮演的是一个补位角色,因为我们足够开放,软件与硬件可以解耦,软件与软件也可以解耦——OS层和应用层可以解耦,控制面可以与数据面解耦,所以我们其实可以作为组件被耦合到在同一个生态里面。”他解释说,目前星融本身已经与电信运营商有了很密切的合作。

陈鹏说,我们相信,网络市场足够大到让白盒与黑盒共存,而白盒所占的市场份额将会越大。“或早或晚,白盒将占据整个网络市场中20%甚至更高的份额。”不过他亦强调,这一切都需要时间,以及与云计算的紧密结合。

给作者点赞
0 VS 0
写得不太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114中国通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热门文章
    最新视频
    为您推荐

      C114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1999-2021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2002291号

      C114 通信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21-5445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