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4通信网  |  通信人家园

新闻
2021/4/18 22:29

华为杨超斌:突破上行瓶颈 5G超级上行已迈出落地第一步

C114通信网  蒋均牧

C114讯 4月18日专稿(蒋均牧)4月10日,2021厦门马拉松鸣枪开跑,1.2万余名参赛选手在阳光下追逐胜利、挥洒汗水。5G尤其大上行的5G应用成为此次赛事的一大亮点,令竞技与科技彼此交融,让未能到场者拥有身临其境的观赛体验。

马拉松“重在坚持”,是对每一位选手体力和毅力的考验。而华为也向来被人视作一家“长跑型”公司,从1G空白到5G领先的一路逆袭,依靠的就是坚持不懈的创新。

在厦门5G City活动期间,华为无线网络总裁杨超斌围绕移动产业发展、5G创新等热点话题接受了C114的专访。干技术出身、曾任华为5G产品线总裁的他,对于5G产业方向、技术设计和产品开发、商业实践都有着深入参与和独到理解。

5G领先背后:投入早、投入坚决

5G的发展之快前所未有,即便突如其来的疫情亦未能熄灭运营商以及消费者的热情。截至2020年底,全球已有59个国家的140张5G网络投入商用,5G用户总数超过2.5亿,在其中我国更是居于全面领跑的位置,站点和用户数均占到全球的70%-80%。

作为公认的5G领先者,华为与运营商力出一孔,为5G“起步即高潮”奠定牢固根基。在引领产业方面,华为已成为5G标准的主要贡献者和专利人,第三方报告显示位居全球5G专利申请量第一。与此同时,这家公司为5G部署贡献了众多卓有成效的思考与解决方案,比如其首推的C-Band和64T64R为基础32T32R为补充的Massive MIMO受到了广泛响应,成为事实上的建网标准。

在加速商用方面,华为致力于为运营商建设最佳体验网络,根据全球多家第三方机构进行的全球大城市5G网络体验测试结果显示,在首尔、阿姆斯特丹、马德里、苏黎世、香港、利雅得等城市,华为承建的运营商5G网络体验排名第一。并且同运营商一道,积极探索5G在toC和toB领域的应用,在2021年世界移动大会·上海期间,还携手产业伙伴发布了《5GtoB如何使能千行百业》。

在杨超斌看来,华为5G领先的背后,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投入早、投入坚决。早在2009年4G刚刚开启商用之际,这家就开始了对5G的研究;2016年拉通涉及5G的多个部门,成立了专门负责产品开发的5G产品线,堪称“十年磨一剑”。而这家公司一旦找准方向便会持续大规模投入,近十年累计研发投入超过7200亿人民币。

他谈到,华为在无线创新上始终从客户需求出发,前瞻性地识别产业方向,以不断迭代、“说到做到”的产品化能力帮助客户解决挑战、降本增效,并与产业伙伴共同推进产业链成熟、构建商业场景和成功案例。

他还强调,华为高度重视预研,30%的研发投资都是面向未来5-10年,因此才能拥有“站在明天看今天”的视角,“没有提前投入、没有基础研究,靠临时拼凑肯定是解决不了客户的需求的”。

超级上行:全时隙发送,打破5G瓶颈

为保障疫情下赛事的安全进行,此次厦门马拉松整条跑道采取了封锁式管理,许多马拉松爱好者只能通过电视或网络视频的方式观看比赛。依托厦门电信强大的5G网络覆盖以及与华为合作创新的超级上行技术,比赛现场实现了8K VR直播、网红直播等各式各样超高清、超流畅、沉浸式的户外直播,让未能到场者亦能体验到赛事盛况,不留遗憾。

作为此次厦门马拉松以及厦门5G City活动的主角之一,5G超级上行通过高频/低频优势互补、TDD+FDD全时隙发送,全面提升近中点上行能力,增强远点、室内覆盖。这就好比在原来的双向单车道边上加开了一条车道,上行方向的车辆不用再分时段限行,全程畅通无阻。

杨超斌解释说,传统移动通信业务以下行为主,对下行资源的分配远高于上行,主流TDD系统设计时隙配比多为4:1、8:2和7:3。但是5G时代的个人业务由单向下载转向主动分享,行业数字化需求也聚焦在上行,亟需突破上行瓶颈。

面向toC领域,超级上行不仅解决了全程全网带宽问题,更显著提高了覆盖。因为当前主要业务都是基于TCP/IP协议,需要有一定的上行反馈流量来确保下行业务的正常传输,增强上行可解决弱覆盖下上行TCP反馈的问题,进而提升下行的覆盖和体验。面向toB领域,远程操控、视频监控以及机器视觉等典型行业场景,有赖于大上行能力来满足,包括人工智能的应用绝大多数都是基于图像识别、行为识别,需要传输大量数据到网上,“上行大带宽、下行低时延,能够解决80%的场景需求”。

当然,任何一项技术都无法一蹴而就,5G超级上行亦是如此,它是上下行解耦的演进和增强,并且凝结了与运营商的共同智慧。

杨超斌回顾到,由于采用相较以往更高的频段,5G要达到4G的覆盖规模需要更密集的基站,不仅投资不起、站址获取亦存在极大挑战,因此在2015年5G刚刚开始标准化时,沃达丰首席技术官即向华为提出了“如何利用现有站址完成5G覆盖”的问题。基于这个命题,华为经过与领先运营商的联合研究,提出了上下行解耦的理念,通过多频段立体协同,在享受3.5GHz下行大容量的同时得以将5G上行承载在较低的1.8GHz甚至更低频段,从而最大化频谱资源利用率、大幅提升网络覆盖,最终实现3.5GHz与1.8GHz共站部署同覆盖。

5G的“星辰大海”在于使能千行百业数字化,政企业务也越来越成为运营商收入的主要增长点。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上行带宽提出了更高诉求。华为与中国电信合作,在上下行解耦的基础上进行了大量优化,于2019年联合发布了5G超级上行解决方案。如今,三大运营商均已基于该项技术推出了各自的业务品牌。

迈出第一步:多地开通,生态渐成

方案提出后,结合具体应用场景的落地实践将是关键。5G超级上行现已迈出了第一步,在上海、北京、深圳、厦门、太原、杭州等城市开通并开始试商用。

在厦门,经实测此次马拉松沿线网络上行峰值速率高达450Mbps以上,平均速率达300Mbps以上,下行峰值也可达1Gbps以上。典型案例方面,林德叉车中的5G AGV小车控制在开放、移动的场景下引入了5G超级上行,目前正与华为及运营商共同测试和保障业务开展。

“独行快,众行远”,5G超级上行的商业成功亦有赖于生态系统的构建。据介绍,目前整个产业界都在积极开发超级上行终端和应用。

芯片方面,联发科、展锐都已发布了上行支持路标,其中联发科于去年完成了超级上行IoDT测试。终端方面,华为Mate40系列手机、Nova7已支持超级上行,今年搭载联发科芯片、支持超级上行的移远模组也已宣布商用,年内还将有其他品牌手机出现。应用方面,华为与运营商正一同拓展超级上行在港口、煤矿、钢铁、水泥等行业的应用,并有望在今年实现更多企业和行业的复制。

5G当前正处于商用初期,未来十年还将持续演进、持续创新。杨超斌指出,TDD/FDD的协同、高低频段的互补将是大势所趋,运营商主流频谱3.5GHz+2.1GHz、2.6GHz+1.8GHz等均已支持超级上行,后续将定义更多频段和更大频宽,比如2.1GHz最大到50MHz、SUL专有频谱最大到100MHz。另一方面,5G超级上行必须基于全球统一标准,只有标准化,产业链中的不同玩家才有可能形成合力,实现批量部署。

在5.5G愿景中,华为也提出在eMBB和mMTC之间增加一个场景,命名为UCBC(上行超宽带),聚焦上行能力的构建。UCBC场景将在5G能力基线实现上行带宽10倍提升,同时通过多频上行聚合以及上行超大天线阵列技术,可大幅提升上行容量和深度覆盖的用户体验,“大上行能力这个命题、这个方向是不会错的”。

toC、toB业务诉求倒逼下,上行能力的提升关乎5G未来发展。5G超级上行解决方案的出现,为突破瓶颈、进一步加速5G商用进程提供了可行的手段,正是华为“把困难留给自己,把方便简单留给用户”创新理念的又一证明。随着超级上行开始落地,一个5G使能的更智慧生活、更繁荣产业,值得我们期待。

给作者点赞
0 VS 0
写得不太好

版权说明:C114刊载的内容,凡注明来源为“C114通信网”或“C114原创”皆属C114版权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摘编,违者必究。对于经过授权可以转载我方内容的单位,也必须保持转载文章、图像、音视频的完整性,并完整标注作者信息和本站来源。编译类文章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翻译质量问题请指正

热门文章
    最新视频
    为您推荐

      C114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1999-2021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2002291号

      C114 通信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21-5445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