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4通信网  |  通信人家园

新闻
2022/5/7 21:53

区域业务毛利率为负:中通国脉的网优困境

C114通信网  南山

C114讯 5月7日消息(南山)通信业内,都知道网优厂商的日子难过。

但像中通国脉这样作为大公司依然无比艰难的,实属罕见。

2020年,中通国脉终于从持续数年的盈利边缘转为亏损,2021年年报显示,扣除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不具备商业实质的收入后的营业收入为4.90亿元,同比下降20.25%,且是2018年以来连续第3年下降;净亏损3.56亿元,相比2020年净亏损99万元雪崩式下降。

当然,主要是因为资产减值导致。但资产之所以减值,也是因为该公司2018年试图转型求生种下的因,如今不得不面对惨淡现实。

业绩下降的原因

对于业绩下降,中通国脉如是解释:近年来,通信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吉林省通信运营商投资规模缩减,且有部分业务以自营自建模式完成;同时,行业中标折扣率逐年降低,公司签订的框架合同执行率低,实际施工订单减少,收入规模与年初预期差异较大,公司在应对收入大幅下滑的情况下,未及时调整刚性成本,致使毛利率大幅下降。

年报进一步透露,通信运营商在通信网络技术服务领域较为强势,具有较强的定价权。公司多年来的经营模式是直接服务于通信运营商,经营业绩受通信运营商的投资规模、建设计划周期、成本管控等经营策略影响较大。近年来,通信运营商制定了“共建共享、优化资源”的建设方针,行业整体盈利空间呈下降趋势。

中通国脉的主要客户为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吉视传媒、中国电信中国铁塔、深圳中兴等。面对网优行业的逆境,中通国脉更加困难:其扎根于吉林,东北市场不景气,公司2021年东北业务营收3.32亿元,仅同比增长0.26%,并付出了毛利率减少2.51个百分点的代价;其它区域业务大幅下降1.41亿元,且是建立在部分区域毛利率为负的情况下。

如下图所示:

毛利率快速下降,导致中通国脉2021年每个季度均出现千万级的净亏损。到第四季度计提子公司商誉减值3.25亿元,更是让中通国脉伤了元气。本次减值后,中通国脉商誉为4263万元。

中通国脉的下降趋势还未止住。根据其2022年一季度报告,一季度实现营收5507万元,同比下降7.28%;净亏损1539万元,依旧保持了单季度千万级的亏损。

商誉减值的背后

今年1月,中通国脉就发布业绩预亏公告,披露了大额商誉减值。这是该公司2021年业绩雪崩式下滑的关键因素。

公告称,根据财政部《企业会计准则》,以及中国证监会发布的《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文件要求,公司对上海共创初步进行商誉减值测试。上海共创主要业务板块为IDC业务及系统集成业务,在2021年收入及利润下降较大,主要原因为上海市政府针对IDC行业相应的准入政策变化及公有云的大力发展,导致该行业内部竞争加剧,维系客户难度较大,部分客户流失。同时,系统集成板块订单量不足、利润下降较大。

这块失去竞争力的业务,是怎么得来的?

资料显示,2017年,中通国脉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新三板上市公司上海共创100%的股权。交易价格为4.14亿元,其中54.06%的对价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共2.24亿元;45.94%的对价以现金方式支付,共1.9亿元。中通国脉计划配套募资不超过2.2亿元,扣除各项费用后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仅为7880.65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共创控股股东、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周才华出身于华为,2000年5月至2004年1月就职于华为,任高级客户经理,2004年1月进入上海共创工作,并在2011年获得上海共创控制权。

上海共创股东全部权益价值的评估结果为4.14亿元,增值了3.86亿元,这部分就形成了商誉,也是导致2021年大额商誉减值的原因。

上海共创所经营的业务为IDC运营维护、IDC增值服务、软件及系统集成服务,营业成本以人力成本以及服务外包成本为主。中通国脉并购上海共创,属于行业横向并购,理论上可以共享双方的客户资源、销售渠道,在双方原有的客户基础上实现交叉销售,在更好地服务客户的同时,促进双方的业绩增长,从而提振中通国脉的业绩表现。

然而,并表后2018年中通国脉营收7.23亿元,2019年至2021年一路下滑,分别为7.14亿元、6.57亿元、5.18亿元,并未取得业务侧的良好协同和营收增长。加之大额商誉减值,可以认为,中通国脉试图通过并购改变网优业务增长乏力的努力宣告失败。

高管陆续出走,前路艰辛

在业绩大幅下降的同时,中通国脉的高管陆续出走。

2020年底,中通国脉总经理、财务总监张显坤辞职,副总经理张利岩升任总经理;聘任田国华女士为财务总监。2021年1月,董事会秘书孟奇女士及证券事务代表赵伟平辞职;聘任赵伟平为董事会秘书,聘任吴莹莹女士为证券事务代表。2021年3月,职工监事顾志越辞职;2022年1月,董事会秘书李想女士辞职;2021年11月,董事长张显坤辞职;2022年4月,董事长郭庆宁辞职、总经理张秋明辞职……此外,中通国脉董监高持续减持公司股票,公司股价一路下滑。

一派动荡,中通国脉路在何方?中通国脉的困境,是网优行业整体不景气的缩影,是部分网优厂商艰难求生的写照。

中通国脉在年报中承认,长远来看,单一的经营传统通信服务业务对公司业绩快速增长贡献有限。未来,公司在深耕传统通信服务业务的同时,将逐步聚焦ICT产业、政企客户、技术服务、5G边缘产品开发等业务,明确市场定位,审慎论证,集中优势资源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寻找”,意味着摆在中通国脉面前的,依然是艰难的道路,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进发。要知道,同样位于东北的、即将登陆创业板的网优厂商元道股份,2018年至2020年,营业收入保持着高速增长态势。大本营位于东北,并不是业绩下滑的好理由。

给作者点赞
0 VS 0
写得不太好

版权说明:C114刊载的内容,凡注明来源为“C114通信网”或“C114原创”皆属C114版权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摘编,违者必究。对于经过授权可以转载我方内容的单位,也必须保持转载文章、图像、音视频的完整性,并完整标注作者信息和本站来源。编译类文章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翻译质量问题请指正

热门文章
    最新视频
    为您推荐

      C114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1999-2022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2002291号

      C114 通信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21-5445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