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4中国通信网: 门户(微博 微信) 论坛(微博) 人才(微博) 百科 | C114客户端 | English | IDC联盟 与风网

无线通信 - 头条推荐 - 正文 运营商投稿当日通信资讯

十年修得同船渡,从中移动“迎娶”FDD判断5G不对称管制走向

http://www.c114.com.cn ( 2018/4/5 20:47 )

2018年4月3日,中移动获得FDD LTE牌照,移动通信领域现存的最后一个不对称管制轰然倒塌,其影响不可不谓深远。重大影响有两点:一、对中国联通市场发展带来不利影响:中国联通不仅被撤掉了最后一块屏障(FDD相对TDD网络的制式优势),在乡镇农村还将面临移动、电信两张低频FDD网络的夹击,未来两年市场发展将颇为困难;二、中移动在5G大概率遭遇不对称管制,将获得4.9G频谱:通信市场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市场,具有极强的马太效应,为避免垄断,不对称管制无法缺位,在制式不对称管制被推倒后,中移动大概率遭遇频谱不对称管制,即在5G时代或将被分配4.9GHz,这将使中移动建站数量相对3.5GHz至少翻倍,资本总开支增加4000亿~5000亿,大幅超资本市场预期。

“父母之命”,无法缺位的不对称管制

电信运营市场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市场。首先,通信网络具有非常强的规模效应,其固定成本高,变动成本低,扩容成本远小于覆盖,这个特点导致新发展一个用户,网络边际成本极低。因此,用户多的运营商,其单用户通信服务成本要远低于用户少的运营商,呈现在财务报表上,就是中移动每用户的折旧摊销远低于联通。其次,通信网络也具有明显的网络效应,比如IDC和宽带用户之间,就有明显的双边效应,即用户越多,OTT厂家就越愿意在你网络里进行服务器托管,托管的服务器越多,用户体验越佳,就会吸引更多用户入网。

基于以上两个特点,这明显是一个强者恒强的市场,在参与者实力悬殊的情况下,如果没有不对称管制,市场的天枰将不可避免倒向一侧。纵观全球发达国家对于电信业的监管,不对称管制也是始终存在的。

以美国为例,从1934年到1996年,美国政府和FCC一直对主导运营商AT&T进行不对称管制,在不同的时间段对AT&T相继分别采取了不同的管制,比如限制经营语音和数据混合业务、资费管制、长途接续费限价、开放网间漫游等多种手段,从而直接或间接给了VerizonSprint等运营商生存空间。

韩国的情况和美国有些类似,在1999年12月,SK电讯宣布收购排行第三的新世纪通信,预计合并后市场份额将达56.9%。韩国政府认为,公司做大可以促进韩国信息产业的发展,提高国际竞争能力,因此批准了合并申请。但为了防止移动通信市场出现新的垄断,损害消费者的权益,政府附加了合并条件,最主要的一条就是要求SK、新世纪两公司的合计市场占有率到2001年6月底要降到50%以下,否则每天罚款10亿韩元(约80万美元);此后,韩国政府又通过单向号码携带等政策限制SK的市场份额超过50%,以保持市场结构的相对均衡。

 “媒妁之言”,监管之下的博弈

在中国的通信市场上,其实也是长期存在不对称管制的。

最早的管制方式是资费管制,即允许中国联通的资费定价可以比中国移动低10%,但是,这种政策红利很快暴露了它的短板,即监管部门缺乏有效的管理手段。中国运营商市场化程度很高,不像有些国家资费套餐都需要政府审批,三大运营商的套餐SKU足有几十万种,而且无法一一对应,在这种情况下,指望监管部门能够有效进行资费管制,从而确保中国联通的资费能够比中国移动低10%显然难度极大。

资费管制很快名存实亡,自此以后,中国移动通信市场上主要是通过制式的分配来进行不对称管制的,标志性事件就是3G牌照4G牌照的发放。2009年1月7日,工信部给中国移动分配了TD-SCDMA牌照,给中国联通分配了WCDMA牌照,给中国电信分配了CDMA2000牌照。WCDMA相对TD-SCDMA其技术优势是明显的,2010年-2013年四年中,中国联通收入的复合增长率达到了17.7%,远高于中国移动的6.7%的复合增长。

有市场,就有市场博弈,有监管,自然也有监管博弈。当年电信和网通在没有移动牌照的时候通过小灵通曲径通幽事实上进入移动通信市场,3G发牌前TD八老的奔走疾呼将中移动死死绑在了TD的战车上,而中移动在4G发牌的时候高打TDD自主牌将电信联通的FDD牌照生生往后推迟了一年……

而中移动在WCDMA和FDD牌照上的反复拉锯,就源于不对称管制和监管博弈下一个企业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诉求。本次如愿以偿获得FDD牌照,或许也将拉开另一场不对称管制的序幕。回顾一下中移动在WCDMA和FDD的博弈过程,以史为鉴,或有助于我们理解后续的发展。

3G时代的不对称管制——“棒打鸳鸯”,中移动无缘WCDMA

2005年,时任中国移动总经理王建宙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希望中国移动在切入3G的时候直接从现有最好的技术入手。”, 2005年,据TD专家李进良在公开场合发言显示,中移动在全国有30多个城市建了80多个WCDMA网,有上千个基站

中移动提前抢跑WCDMA,意在复制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在小灵通上的策略,先把WCDMA实验网做大,形成事实建网,再去申请牌照。然而,值此之时,国内产业链痛感高通专利费收费之高,呼吁采用自主标准(即TD-SCDMA)的声音越来越高。最终,在TD八老及一些相关专家联合向监管层的不断建言下,TD-SCDMA被确立为国家战略,中国移动抢跑建设的WCDMA站点被勒令拆除。

即使如此,中国移动也并没有放弃获取WCDMA牌照的念头,在3G发牌前的半年,也即2008年6月,中国移动依然在向工信部申请WCDMA牌照,试图进行TD-SCDMA和WCDMA混合组网。然而,最终的结果是“不许”,出于擎起自主标准大旗和不对称管制的双重考虑,中国移动仅被分配到了TD-SCDMA的牌照,但是作为扶持自有标准的需要,中移动被允许以实验网的名义提前一年建设TD-SCDMA网络。

中移动一边用吃奶的力气在推动TD-SCDMA产业链,一边眼睁睁看着联通左拥iphone,右抱三星,收入以年17.7%的复合增长率一路狂奔。这样的局面逐步在向抑强扶弱的方向上走,但即使在移动与联通差距最小的2013年,中国移动的收入也是联通的2倍,利润是联通的11.8倍,两者依然相距甚远。

然而,联通的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因为中国的3G发牌时间晚,2010年,中国联通在形势一片大好,信心满满要逆袭的时候,挪威的TeliaSonera已经悄悄在奥斯陆建起了全球第一张4G网络……

4G时代的不对称管制1——“诺曼底”,中移动抢滩LTE

按一般逻辑,4G时代的监管也会延续3G的思路,即在发牌时给移动发放TDD-LTE牌照,给电信、联通发放FDD牌照,通过制式的不对称管制来实现抑强扶弱。然而,事易时移,4G时代TDD-LTE和FDD-LTE之间的差异,从帧结构到底层协议,不会大于10%,基站除了射频部分都能通用,手机终端基本都能通用。这跟当年TD-SCDMA从基站到终端都得自己苦逼重起炉灶完全是两个概念。

正常情况下,不对称管制是用来限制领先运营商的,但中移动敏锐地注意到了4G产业链在往趋同的方向发展,但中移动居然能利用不对称管制为自己在4G时代创造了巨大的领先优势。这一操作是如此精彩,不得不令人击节,而本次FDD牌照获取的过程,可谓是同样的桥段的重演。

中移动想摆脱3G时代被动的局面,最佳策略就是推动监管层赶快发4G牌照。站在2013年的时间点,监管层要做这个决定并不容易,因为中国3G牌照发放仅仅过去4年,根据韦乐平的公开发言,运营商在建设3G网络时的总的自由现金流为-3400亿,也就是成本还没有收回来,就要说服监管层中国要建4G,谈何容易。但中移动自有办法,想改变局面,得有一面大旗,中移动忽然发现,3G时代的烫手山芋,此刻却有妙用。

中移动从2010年就开始对4G进行技术储备, 2012年以后,通过规模组建实验网,中移动已经非常清楚LTE TDD和LTE FDD共用了90%的技术架构,时延、下行吞吐、覆盖等各项指标与FDD也基本相当,产业链也可以共享。于是,一个宏大的构思就出炉了,中移动开始在各种场合公开表态要大力推动自主4G标准“TD-LTE”的落地。嗯,你没看错,不是3GPP标准里的LTE TDD,而是叫“TD-LTE”,随后背后对应的都是一个东西,但名字一改,深意就来了,这是在向监管层表态,我这个标准是和3G一脉相承的,在贯彻国家自主创新的大战略。有这么一面大旗,发牌自然顺理成章,不仅给4G发牌了,而且还延续了3G时代的思路,给TD-LTE提前一年多发放牌照(注: 2013年12月4日,发放TD-LTE牌照。2015年2月27日,发放LTE FDD牌照)。中移动从此顺风顺水,一度抢下4G市场70%的份额。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古人诚不欺我。

4G时代的不对称管制2——“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从NB-IOT到FDD的跨越

作为一个野心勃勃的全球最大运营商,中移动当然并不会仅仅满足于4G的领跑,作为一个霸主,它需要时刻警惕可能出现的威胁,补足自己的短板,从而立于不败之地。 而两个潜在的威胁,分别是宽带市场和低频FDD,“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中移动出手了。

第一枪打向宽带市场,中移动首先在2015年通过收购铁通进入宽带市场,这个市场的领导者在那个时间点是众所周知的“北联通南电信”,其它家的宽带在市场份额上还只能被列作“Others”。宽带固网由于前文所述的双边效应,新入局者并不容易。但是中移动不一样,它太有钱了,以大量的补贴开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亏得起,就不用怕什么双边效应,这跟后来美团入局网约车撕咬滴滴的逻辑一样。通过38元以上手机套餐就送宽带的方式的凌厉攻势下,2018年2月,中国移动宽带用户数已达1.19亿,离1.35亿的中国电信只有一步之遥。不出意外的话,中国移动将在2018年7-8月登顶中国宽带市场的王座。

作为移网立家的中国移动,另一个短板是4G缺乏低频来实现广覆盖,而其竞争对手中国电信,正好拥有一张FDD 800M的全程全网。2016年7月,中国电信开始建设FDD 800M网络,2017年上半年,FDD 800M实现全覆盖。2017年7月-2018年2月,中国移动新增移网用户数2810万,中国电信新增移网用户数2943万,比中国移动多133万!

这种局面自然让中移动如芒刺在背。于是中国移动开始建设NB-IOT基站,2017年达到15万个。由于NB-IOT基站采用的900M频段可以用于FDD,因此移动的NB-IOT的建设事实上也是在建设LTE FDD网络,只需简单软件升级即可支持FDD。业界均清楚中移动建设NB-IOT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意,但是在支持NB-IOT的自主创新的大旗下,中移动的这一举措合情合理合规。自此万事俱备,只待牌照,但牌照的监管本来就是用于不对称管制的,想要打破并非易事,背后有着复杂的博弈。比如市场上之前就盛传,“移动从900M里划拨2*5M给联通,作为移动发放FDD牌照的交换条件”之类。

业界本以为博弈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而移动FDD牌照发放之快,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而其原因,是来自两会期间人大代表的一项提案,《加快实施网络扶贫,打赢脱贫攻坚战》,建议相关部门加强网络扶贫与交通、电力扶贫的协同规划;在4G建设中,全面开放 FDD-LTE 900M低频段,用高速网络快速覆盖偏远地区,并加大贫困地区群众互联网知识培训及相关使用补贴,以信息扶智,推动信息扶贫。在国家大战略的前提下,移动迅速获得了在乡镇农村开展FDD 900M的许可。

5G时代的不对称管制

在资费管制、固网牌照管制、FDD牌照管制相继被打破后,中国通信市场上的不对称管制只剩下只具有象征意义的固网单向结算(即中国移动单向向固网主导运营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结算宽带流量费用),中国移动正在朝2007年的那头无拘无束的巨无霸怪兽一路狂奔过去。但从历史上来看,不对称管制的缺位并不常见,5G发牌时或将迎来新一轮不对称管制。

到了5G之后,由于在主力频段(3.5GHz、4.9GHz)全部都是TDD,基于制式的不对称管制从此退出历史舞台。除了采用基于频率进行不对称管制以外,监管层其它没有太好的技术手段,因此,有较大概率会采用不同运营商分配不同频段来实现不对称管制。

考虑到工信部发布的5G主力频段在3.5GHz和4.9GHz。由于3.5GHz室外频段(3400MHz-3600MHz)仅仅只有200MHz,按5G需要100MHz来保障网络性能来计算,只够分配给两家运营商,那么另一家就需要被分配到4.9GHz。从CAPEX支出能力,以及需要对强势运营商进行不对称管制的考虑,被分配到4.9GHz的运营商都有较大概率是中国移动。由于4.9GHz要达到和3.5GHz同样的覆盖需要建设更多的基站,中移动一旦被分配到4.9GHz,将大概率使得中国5G的投资规模超当前市场预期!

本文来自于 微信公众号A股通信

   来源:C114中国通信网

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C114中国通信网”的文章皆属C114版权所有,除与C114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单位外,其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摘编,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联系021-54451141。其中编译类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系C114对海外相关站点最新信息的翻译稿,仅供参考,不代表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翻译质量问题请指正

支持作者观点

轻松参与

VS

表达立场

反对作者观点

相关新闻

Copyright©1999-2018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荧通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南方广告业务部: 021-54451141,54451142 E-mail:c114@c114.net
北方广告业务部: 010-63533177,63533977 E-mail:shixinqi@c114.com.cn
编辑部联系: 021-54451141,54451142 E-mail:editor@c114.com.cn
服务热线: 021-54451141,54451142
沪ICP备120022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