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4通信网  |  通信人家园

虚拟运营商
2015/12/17 10:20

分享通信集团蒋志祥:互联网进入分享经济时代

厂商供稿  

2013年,分享通信集团是第一批获得移动转售牌照的企业,成为继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之后中国新通信运营商的代表,此后通过聚焦行业用户的B2B2C差异化模式异军突起。

分享通信集团董事长蒋志祥认为,如今互联网进入了第三个时代,即N对N的分享经济时代,通信业将解决其中“连接”这个核心环节。分享通信集团顺势打造了“SIM+”战略,提出SIM卡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移动互联网入口,对社会分层分级的不同需求定制不同的SIM卡,能极大提高效率,节省资源。

目前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习近平主席主旨发言中谈到十三五期间更要加强网络强国战略,大数据战略,发挥互联网+、重点发展分享经济等新业态,并特别强调了分享经济。蒋志祥认为分享经济成立发展的前提有三个:

第一个是社会上有足够多的某种需求没有被现在的服务体系满足;

第二个是有足够的存量服务能力没有被挖掘使用;

第三个是必须有强有力的机制和系统来匹配需求和服务能力,分享经济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就是提高效率。

蒋志祥最近在总结自己从业二十年的通信与互联网经验,并把互联网总结经历了三个时代:

第一个时代定义叫“N对1”的时代,又叫共享经济时代,以搜狐新浪阿里等,也可以理解去中介化时代;

第二代互联网“1对N”时代,又叫社交媒体时代,这个时代以微博&微信为代表;

第三代互联网是“N对N”的时代,又叫分享经济时代,以Uber、滴滴快的为代表,去中介化和去中心化的时代到来,也是我们真正的价值追求。

货币的诞生核心是解决一个农夫家里的牛与另一个农夫家的花生如何交换,当手机成为人的第三器官和感知,通过万物互联平台,需求与被需求完全匹配,那一天也许货币将面临消亡。

日前,蒋志祥接受新京报记者的采访也提到分享经济相关问题。

分享经济的核心是连接

新京报:你对互联网的理解是怎样的?

蒋志祥:从我自己的理解来看,互联网已经进入了第三代。第一代互联网是N对1时代,产生了比如新浪、搜狐、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第二代互联网我把它理解成是1对N的互联网,也可以叫社交媒体时代,有了微信、微博,一个人对着一群人。如今互联网进入了第三个时代,叫N对N的时代,这就是分享经济时代。

新京报:分享经济有什么特点?

蒋志祥:当我们的手机成为我们的第三感知,成为我们第三器官的时候,每天做任何事情,你的需求和被需求完全由手机可以识别出来的时代。这个时代已经不需要你去告诉别人,你在干吗,你是谁,你爱吃什么。这就是N对N的互联网时代,实际上你不需要去做了,手机已经完全能够感知了。

新京报:能举个例子吗?

蒋志祥:我常开玩笑跟别人讲,比如说你今天上了多少趟厕所,就知道你的肾功能怎么样。突然之间有一天为什么你上洗手间的次数增多了呢?可能昨天吃了什么。手机能够完全充分地识别你的需求、被需求。就像是UBER能够把全世界闲置车的资源一网打尽。

新京报:分享经济与通信行业之间有什么关联性?

蒋志祥:我觉得商业模型、商业方式的转变其实核心在于连接,连接的方式在改变。你连接的方式不一样了,结果就不一样。比如像钻石和石墨,钻石是最坚固的,而石墨只能当润滑剂。所以未来分享经济的核心是什么,就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连接。而通信业就是解决这个核心环节。

移动互联网的入口是SIM卡

新京报:你在多个场合都提到,SIM卡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移动互联网入口,为什么这么说?

蒋志祥: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其实真正的把控都在运营商手里,它们可以通过管道做区分做分发。而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就在SIM卡,因为SIM卡也是运营商掌控的。

新京报:以SIM卡为入口,好处是什么?

蒋志祥: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应该分层分级地去管理,因为消费是分层分级的。比如分享通信做产品的逻辑,是行业+平台+终端+应用四位一体。我们有针对不同行业,不同消费群体的产品,不同的入口流量会变现不同的价值。

把SIM卡入口做好,你再去做分发的时候,就会为社会节省极大资源,并且因为这种分层分级的精准度,能匹配更多更好的资源,不会让人们浪费更多时间。

新京报:所以分享通信提出“SIM+”战略?

蒋志祥:对,我们现在做得事情就是基于SIM卡,以SIM卡为入口,所谓“+”就是加各行各业,目前我们有绿(教育)、集(企业)、享(金融)、连(物联网)、尚(时尚人群)等五大行业产品,就是让人们的对接效率提高,获取机会更快。

新京报:你们现在的用户量有多少?

蒋志祥:有五百多万,每天有一万左右的用户量增加。

新京报:你对公司接下来业务有什么预期?

蒋志祥:希望明年能够做到一千万的用户,这是我们的初步目标,并且明年盈利应该问题不大。

虚拟运营商未来会集中化

新京报:年底,工信部已着手对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企业表现进行综合考评,总体来看,虚拟运营商的用户发展情况与牌照发放时的预期存在较大差距。你认为造成这种结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蒋志祥:核心来讲还是心态的问题。三大基础运营商一直把虚拟运营商看作是分蛋糕的角色,这个观念本身是有问题的,于是就导致了批零倒挂的现象非常严重。

我觉得如果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实际上对流量的增值会变得更好。就像你是采矿的,你一定要让做钻石的人去加工钻石。但条件是你要拿出原材料来,让别人去做加工,大家各取所需。基础运营商必须要有宽广的胸怀来接纳虚拟运营商,那么它给社会释放的能力我觉得比降资费更重要。

新京报:如何看待虚拟运营商与三大基础运营商之间的关系演变?

蒋志祥:我觉得虚拟运营商要完全挑战三大基础运营商的地位,根本没有基础,也不可能有基础,只有在与其差异化合作的过程中去获得相关市场。另外,基础运营商也应该更加支持国家的经济政策,在互联网+的时代背景下,释放更多的社会价值出来。希望彼此能从竞合变成真正的合作。

新京报:虚拟运营商市场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蒋志祥: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有这么多家虚拟运营商,但实际做业务的没几家,已经推出业务的也基本都是以价格战的模式。价格战本身不是长久之计,未来这个行业可能还是会更加集中化,慢慢会有分化,优胜劣汰。

互联网对运营商没有冲击

新京报:在新一轮电信业改革以及技术革新的背景下,预计通信业未来的未来趋势会怎样?

蒋志祥:首先是速度越来越快了,这是一个大的趋势,4G来了,5G就来了。觉得在2016年年底,或者是2017年应该是变成5G的时代,这是一个变化。变化之二就是资费的方式,价格可能还会越来越便宜。

新京报:行业格局会有变化吗?

蒋志祥:可能会并购重组,不管虚拟运营商也好,还是三大基础运营商。

新京报:有说法认为,互联网的发展冲击了运营商。你怎么看?

蒋志祥:怎么是冲击呢?我一点儿没觉得互联网对运营商有冲击。比如说微信,微信对于运营商的贡献有多大呀?流量比短信收入增加了多少,我们以前发短信好认真,现在一张图片就过去了。事实上消费已经变成了五毛钱、一块钱了。所以,我觉得互联网对运营商来讲其实是共享共荣的。

给作者点赞
0 VS 0
写得不太好

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C114通信网”的文章皆属C114版权所有,除与C114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单位外,其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摘编,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联系021-54451141。其中编译类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系C114对海外相关站点最新信息的翻译稿,仅供参考,不代表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翻译质量问题请指正

热门文章
    最新视频
    为您推荐

      C114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1999-2020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2002291号

      C114 通信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21-5445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