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4通信网  |  通信人家园

虚拟运营商
2015/11/3 16:38

陈艳:明年将是蜗牛腾飞的一年

人民邮电报  罗凯

随着两年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即将结束,虚拟运营商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到底有多少家虚商能够获得正式牌照,成为近期行业热议的话题。近日,蜗牛移动总裁陈艳在接受《人民邮电》报专访时表示,蜗牛移动“转正”肯定不是问题,不仅如此,明年将是蜗牛移动真正腾飞的一年。

名副其实的虚商第一

如果说去年这个时候还有人质疑蜗牛移动虚商老大的地位,那么到了今天,蜗牛移动虚商NO.1的头衔已经实至名归。来看一组数据:截至今年第三季度,蜗牛移动的用户规模已超过350万,在虚商中排名第一,是第二名的两倍多,是第六名的三倍多;累计结算收入达到1.5亿元,在虚商中最高,是第二名的三倍多,是第六名的十倍左右;纯通信业务有效ARPU超过15元,远高于排在前五名的虚商;号段激活率为75%,远高于行业平均的30%,码号资源供不应求。

关于虚商企业的“转正”, 陈艳告诉记者,工信部已经完成虚拟运营企业相关标准的草案,也征求了多家虚商的意见。任何一家虚商“转正”都需要满足三个条件:一是业务发展具有一定规模,二是能够维护好用户的合法权益,三是能够做好网络信息安全。蜗牛移动做好了这三点,所以“转正”肯定不是问题。

陈艳表示,随着虚拟运营业务试点结束,以及电信业对民营企业的逐渐开放,虚商在试点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有望在明年得到解决,外部环境将会得到改善。她相信,2016年是蜗牛移动真正腾飞的一年。

创新是蜗牛永恒的主题

蜗牛移动为何能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陈艳这样说道:“创新贯穿蜗牛的始末,创新是蜗牛永恒的主题,付出得多,当然收获得也多。”

蜗牛移动是一个具有互联网基因的虚商,也是首个将游戏与通信融合发展的虚商。从产品到经营,处处体现着创新精神。

从通信产品上看,蜗牛移动首创“免”品牌。早在推进网络提速降费号召提出之前,蜗牛移动就推出两年流量不清零“免卡”,并且零月租、无套餐、无长途漫游,成功让用户在享受低价通信服务的同时从固定套餐消费过渡到自主式消费。目前,用户在资费达到50元后,其通话最低可达9分钱每分钟。从“9系列免卡”到“0系列免卡”,再到像买可口可乐一样轻松和便宜的国际免卡,蜗牛移动的所有产品在行业内都是首创,从来没有复制过其他虚商的产品。

从平台产品上看,蜗牛移动主打“免商店”,全新的O2O商店使通信和互联网理念完美结合。在免商店,用户无需支付流量费用,即可下载平台内的海量手游和精选应用,同时可购买免卡、流量以及基于游戏的虚拟和实物商品。今年,蜗牛移动将免商店升级为开放性移动应用平台,集中核心资源为合作伙伴提供移动互联网增值和营销服务,分享利益,为用户带来更丰富的产品选择和更优质的服务体验。免商店和免卡用户的游戏特权,是蜗牛移动在打低价牌的情况下得以良性发展的重要基石,是虚商提供差异化服务,做好细分市场的成功典型。

从硬件产品上看,蜗牛手机别具一格。用陈艳的话说就是,“在外形上,至少它是个怪物”。这款长相酷似手持游戏机的手机名叫“78点P01”,它是由蜗牛移动出品的游戏手机,并创新采用了双摇杆手柄游戏按键,玩家在游戏过程中能得到更强的按键反馈,“连击”速度比电脑按键快6倍,深受用户喜爱。

从经营理念上看,蜗牛移动用经营游戏的思维来经营通信。陈艳介绍:“游戏对消费者来说是追求,而通信对消费者来说是需求,蜗牛能够很好地满足用户追求,满足用户需求自然不在话下。”蜗牛移动是唯一拥有贴吧和论坛的虚商,有自己的粉丝群,公司领导会经常登录论坛,了解用户的使用情况和需求,解答用户的问题。对权益受损的用户,蜗牛移动进行无条件赔付。

从组织结构上看,蜗牛移动自建了BSS系统,拥有服务千万级用户的能力和客服团队。客服人员达500人,没有外包,系统接通率达90%,而且,用户能够查询话费详单,这些在虚商中实属不易。

可以说,除了网络能力不如基础运营商,基本上基础运营商干的活蜗牛移动干了,基础运营商没干的活蜗牛移动也干了。

期待产业环境更加和谐

“蜗牛移动在产品、平台、服务等各个层面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未来将开发软硬件一体的产品,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做全球最大的虚拟运营商。”对于虚商,特别是蜗牛移动的发展前景,陈艳持乐观态度。

虽然试点中存在一些问题,但试点毕竟是试点,试点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从而促进虚商在未来发展得更好。对于虚商下一步的发展,陈艳希望政府部门对虚商的扶持政策更加务实,产业环境更加和谐有序。

首先,试点城市限制和码号资源不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虚商发展的积极性。陈艳表示,民营企业不担心亏损,但担心行政管理束缚发展的手脚。目前,码号资源并没有完全按照市场规律来分配,导致码号利用率不高,分配不均衡。从发展初期到现在,蜗牛移动即使做到了业内最高码号激活率,但码号资源供应始终不足。

其次,价格“批零倒挂”问题还存在。价格问题与基础运营商在虚拟运营产业链中扮演的角色密切相关。陈艳认为,如果基础运营商在虚拟运营中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这个问题不可能真正解决。

说到虚拟运营商与基础运营商的竞合关系,陈艳表示,两者的竞争关系固然有,但更应该看到合作关系的重要性。竞争是独立的,合作是互补的。例如,中国联通与蜗牛移动的合作有效填补了联通用户下滑的空缺,并且为合作双方提供了新的增长点。

陈艳最后表示,不管是政府部门还是基础运营商,都在积极改善,她相信这些问题都能在试点结束后得到相应解决。

给作者点赞
0 VS 0
写得不太好

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C114通信网”的文章皆属C114版权所有,除与C114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单位外,其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摘编,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联系021-54451141。其中编译类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系C114对海外相关站点最新信息的翻译稿,仅供参考,不代表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翻译质量问题请指正

热门文章
    最新视频
    为您推荐

      C114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1999-2020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2002291号

      C114 通信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21-5445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