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4通信网  |  通信人家园

广电网
2020/7/24 14:16

闲话:不怎么“亲民”的广电超高清迭代升级

DVBCN广电网  张晓宝

这些年,“超高清”一词持续成为广播电视与网络视听领域内的核心词汇之一。在CES、AWE等相关展会上,国内外终端方频频把4K/8K超高清作为产品硬件主要的宣传着力点。时下,其实许多省级广电网络在加强推广新终端及配套产品,也把4K超高清作为主要的卖点。

运营商IPTV使用的IP专网不同,有线电视网络传输基于广电有线专网下几乎不存在卡顿、花屏等情况,受到环境、其他信号干扰等情况也比较有限,因此理论上而言这应是传统广电的优势。现阶段其实还在进行标清转高清的推进工作,未来继续向规模4K/8K超高清演进中都将对网络传输层提出严峻的挑战。

在消费层方面,普遍有反映广电数字机顶盒套餐费用高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新升级的终端转向了高清(部分为超高清),系统互动性(智能语音、回看等)更强,网络方面由同轴电缆转向了光纤,内容方面加入了更多的VOD服务,与CP方的资源合作加深,付费频道有更多的比例……因此成本价格增加,有线电视商难以实现更大范围的费用减免营销。

广电的现状是,基于“喉舌”的宣传口方面因素,广播电视的覆盖必须要作为国家性的基础设施去惠普的。城市高密及人口区域主要会安排有线电视网络,农村及边远地区优先考虑直播卫星,标清转高清在有线电视端尚取得了一定规模部署,直播卫星算是刚开了个头。

根据广电总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末全国有线广播电视实际用户数2.07亿户,其中高清有线电视用户突破了1亿户,有线电视智能终端用户为2385万户。按照《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有线电视行业季度发展报告》的数据,2019年末4K视频点播用户为1954.3万户(2020年Q1达2051.1万户)。

为响应政策需要,在有线网络未通达的农村地区广电选择以直播卫星作为电视覆盖的手段,至2019年其用户已达1.43亿户。时下,直播卫星电视平台在加快上线高清频道,进行高/标清同播的传输,未来更高清晰度的规模覆盖道路还很长。

广电的10G、I-PON5G移动通信的差异化

针对未来更高制式传输的需要,广电早已开始探索新的网络覆盖体系,应该是要分为有线电视网络与新一代无线通信网两方面的同步进行。

按照广电总局2019年发布的《有线电视网络升级改造技术指导意见》,现阶段有线电视网络升级改造应能满足承载对4K/8K/AR/VR等高新视频服务的需求。接入网升级改造中还要求应充分考虑有线无线、固定移动融合发展,与5G组网建网协同推进,做到有线电视网络资源与5G基础设施的共建共享。

2019年,工信部、广电总局与央视总台联合发布了《超高清视频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年)》,将“充分发挥信息技术拉动中高端消费、提升人民生活品质的基础作用”作为主线,重点按照“4K先行、兼顾8K”为行动路线。网络层方面,优先考虑的还是IP网,让提升通信网络的接入速率及服务质量。

广电网络多年在致力于对I-PON的探索,大家都承认频点带宽不足的问题,全面高清化会造成带宽压力,而满足未来4K/8K的稳定传输需求也推动起广电尽快寻找更优解实现效与利的双修。

I-PON即基于“万兆IP广播”的光纤到户系统,早些年广电相关技术/设备/系统厂商也在探索整体性的解决方案,如吉视汇通构建的采用 I-PON与光纤智能机顶盒的结合以实现FTTH。总局广科院领导也曾表示,大宽带大流量业务对广电现有网络资源已形成严峻挑战,而I-PON方案正是急需的一套能够承载广电人无限创新能力的完整技术方案。时下,各地还在有限的进行万兆光纤的探路式升级,

新一代无线通信技术5G的速度据称比典型的蜂窝连接速度快10到100倍,国外有线电视公司如Comcast为了对抗通信商的威胁,就趁势提出了要继续推动“10G”的目标,可向更多家庭提供10千兆位/秒的速度。面临的问题是,用户的Wi-Fi路由器无法以每秒10千兆位的速度进行广播电视接收,并且没有多少路由器能够访问这种连接(带有这些端口的路由器可能要花费数百美元)。因此,10千兆位服务还暂且不具备普及性,是否能在未来与5G移动通信资费等形成竞争优势也无法保证。

超高清渐行渐远,是否也造就新的“鸿沟”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科技司2018年设立了“4K超高清电视技术应用实施指南”项目,以指导有线电视、卫星电视、IPTV、互联网电视规范开展4K超高清电视直播和点播业务,最终形成了《超高清电视技术应用实施指南》。同时,为了指导电视台、内容生产商等开展4K超高清频道制播和内容生产,提高节目质量和制作效率,总局科技司设立了“4K超高清电视节目制作技术实施指南”项目,广科院等单位结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广东广播电视台在4K超高清电视频道的制播实践,进行了4K超高清电视节目拍摄制作相关研究,又制定了《超高清电视节目制作技术实施指南》。

完成三大台整合后,央视总台这些年开始逐步部署5G+4K(8K)+AI战略规划。总台方面一直认为超高清是电视发展的必然趋势,按照国家超高清行动计划,结合总台实际,加快推进HD向UHD升级换代,快速提升总台超高清电视制作能力和节目产量。在行动中,总台已建成首个国家级5G新媒体平台,首次实现4K超高清视频集成制作和5G网络传输,并开播国内首个4K超高清上星频道。在央视春晚、全国两会、2019国庆周年庆典等重大报道中,都实现了5G直播。目前,总台正在推进“5G+4K+AI”技术广泛应用,努力将新媒体新平台建设好运用好。

尽管终端商层面还在宣传4K等超高清终端的出货量,但面临的真实状况是,由于这些新一代的硬件产品主要定位于高端用户市场,4K OLED、QLED成本问题制约了向低端市场大规模的覆盖。因此即使超高清内容有广泛的存量,但终端普及特别是向低端市场迁移还是问题。笔者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情况,以往习惯了同轴电缆下的广电模拟电视用户在持续十多年的关停模拟信号工作中并不怎么配合工作,主要还是在于费用问题。

时下,广电总局在推迟了多年又郑重开展的模拟信号关停潮下,预计还是会出现很多的不解。以这个思路去理下,在付费电视行为还在培育的当中,用户整体愿意有“超高清自由”意识的更大规模群体还是要走比较长的路的。特别是到2022年,国家打算趁着北京冬奥会等尽快建立8K的传输体系,通信产业的“数字鸿沟”现象也不可避免的也会出现在新一代广播电视网络体系中。

广电5G移动化与超高清等场景需求

广电开搞5G虽早已经传遍各个行业,但与运营商近期宣传的“我们的5G用户总量突破1亿”、“我们5G基站建成超40万座”、“我们与国家电网建成了5G智能电网实验网”等不同的是,广电还只局限于区域内个别(省会等)城市的首个5G基站、5G实验网、5G信号测试等工作动态。

这也是由于广电负责的历史状况所致,台网分离背景下行政区域彼此以提供本地化专网服务为主,特别是广电网还兼具党政专网的职责,业务能力长期僵化,在IP化、数字化、智能化时代,运营商与互联网企业对之TV业务冲击巨大。缺乏无线通信基础设施历史、缺乏新型创新人才、缺乏储备足够的投资能力、缺乏互联互通的一体化全国管理……纵使重新邀归700MHz“黄金频谱”,实质性问题难以解决依然是无果。

广电理应是内容及服务的强势集合方,尽管暂时无法发挥聚合的优势,但也可畅想下未来的超高清新场景:VR/AR、360度全场景互动体验,对于5G新文旅、5G直播赛事的探索。但可期的成本还是高昂的,单靠广电网络是不行的,从产业链入手广电能否生成新的“朋友圈”体系,再面向TO B、TO C、TO H等业务场景,以实现新的跨越。当然,障碍还是比较多的。

还有一个展望,也权当笔者的口胡。未来广电能否建立丰富的云存储体系,依靠强大的聚合平台(目前是没有的)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灵活的分发、结算。广电新结构也确定了将以IP化、云化、智慧化、融合化为方向,加快技术优化、体系重构、流程再造,推动有线电视网络“云、网、端”资源要素的有效整合、融通共享和智能协同。5G专网服务仍是广电想实现差异化发展的一个顶点。

给作者点赞
0 VS 0
写得不太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114通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热门文章
    最新视频
    为您推荐

      C114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1999-2020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2002291号

      C114 通信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21-5445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