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4通信网  |  通信人家园

新闻
2020/7/30 10:07

美四大科技巨头CEO听证会:两党议员炮轰5小时(实录)

新浪科技  张帆 匀琳

Facebook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Alphabet 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和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于美国当地时间周三出席了美国国会众议院反垄断子委员会的听证会,在国会议员的炮轰下回答了关于反垄断、隐私保护和平台偏见等一系列问题。以下为听证会主要内容实录:

民主党人指责垄断行为

委员会中的民主党人迅速将矛头指向了垄断问题。他们引用从科技公司内部获得文件,称这些文件证明了这些公司的垄断行为。

反垄断子委员会主席、众议员大卫·西西林(David Cicilline)盘问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要求了解谷歌如何将流量导入至自己的搜索页面和产品中。纽约州众议员杰罗尔德·纳德勒(Jerrold Nadler)向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询问他撰写的电子邮件,这份邮件声称在被Facebook收购之前Instagram是Facebook一个潜在的颠覆性竞争对手。佐治亚州众议员汉克·约翰逊(Hank Johnson)一再询问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要求他回答苹果是否在应用商店中对应用开发者有不公平行为。

在回答这些问题时,CEO们大多选择了回避,声称不知道被提问的文件或互动的细节。

西西林主导对美国科技巨头的调查已经有1年多时间。他在听证会开始时猛烈抨击这些公司,称它们的主导地位损害了市场经济,让消费者别无选择,只能使用它们的产品。

来自罗德岛州的民主党人西西林在开庭陈词中说:“在这些公司中,任何一家做出的任何一项举动都会对我们中的数亿人产生深远而持久的影响。简单来说,它们掌握了太大的权力。”

西西林掌控着听证会的整体流程,包括议员们可以提多少轮问题。这意味着他可以延长提问时间,而不止是5分钟,从而挖掘出更多的信息。

西西林曾是普罗维登斯的市长,目前担任反垄断子委员会的民主党领袖,是科技平台最主要的反对者。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的团队主导着调查,进行了数百个小时的采访,收集了130万份文件。该团队的成员目前包括法律学者莉娜·汗(Lina Khan)和菲利普·贝伦布洛克(Phillip Berenboick)。前者是一名法律学者,撰写过一份关于亚马逊影响力的法律评论报告。后者曾担任消费者组织“公共知识”的政策负责人。

近几个月,西西林花了很多时间与相关企业沟通,确保它们的CEO会参加听证会。这个过程并不顺畅。当委员会要求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出席发表证词时,亚马逊没有直接做出回应。最终,西西林威胁要向贝索斯发出传票,迫使贝索斯最终出席。

西西林周三表示:“我们的立国者不会向国王低头,我们也不应该向互联网经济的帝王们低头。”

共和党人专注于平台的偏见

共和党人花了很多时间绕开反垄断问题,转而询问这些公司在中国的活动,以及有关这些公司打压保守派声音的传闻。

俄亥俄州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是司法委员会的共和党领袖。他在开场讲话中列举了共和党官员因为平台规则而受限的多起事件。(不过他也没有提到,保守派的刊物和人物常常出现在Facebook和其他平台的显眼位置。)他随后询问皮查伊,谷歌是否会努力帮助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

在共和党人中,关于科技平台歧视保守派的说法一直在流传,但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得到过任何证实。美国总统特朗普、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乔丹,以及德克萨斯州参议员泰德·科鲁兹(Ted Cruz)等人都对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故意弱化或删除平台上保守派的声音表示了担忧。

这种怀疑源于这样的事实,即硅谷由倾向自由派的劳动者主导。2018年11月,Facebook删除了来自反堕胎组织的一条广告,广告内容是对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表示支持。Facebook表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广告中的一张图片似乎违反了社区规定。这些事件令人们怀疑,Facebook等平台会对保守派的内容进行审查。

特朗普最近发布行政令,对有利于互联网公司的避风港条款作出限制,报复这种所谓的偏见。当时5月下旬,Twitter将特朗普发出的一系列消息贴上了错误信息标签。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马特·盖茨(Matt Gaetz)向谷歌询问另一起事件,即在员工提出担忧之后,谷歌决定放弃美国国防部的项目。

对于反垄断问题,共和党人对更严格的监管持谨慎态度。

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詹姆斯·森森布伦纳(James Sensenbrenner)说:“大公司本质上并不坏。”科罗拉多州共和党众议员肯·巴克(Ken Buck)也表示:“我们的证人从宿舍、车库里诞生了创业的想法,你们有成功的自由。我不认为大是一件坏事,事实上,大往往是一股向善的力量。”

议员们提出最多的问题

美国媒体统计了CEO们被问到问题的数量,以了解哪家公司CEO受到了最大的压力。结果显示,扎克伯格被问到62个问题,贝索斯被问到59个问题,库克被问到35个问题,皮查伊被问到61个问题。

对谷歌的问题集中在搜索引擎和美国国防部合作

众议员瓦尔·德明斯(Val Demings)向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询问关于用户数据和隐私的问题。德明斯:“尽管谷歌在2007年时不得不关注用户隐私,但到2016年,谷歌就不需要这么做。你是否认为,导致这样的变化的是因为谷歌获得了巨大的市场力量?”皮查伊:“这是个重要问题,我可以尝试解释。你知道,今天我们已经让用户很方便地掌控自己的数据。我们简化了设置,他们可以打开或关闭个性化广告。我们已将大部分设置合并到3个分组中。我们提醒用户进行隐私检查,一次就提醒了10亿用户。”

德明斯:“我对DoubleClick的情况感到担心,这是否是更大模式的一部分,即谷歌收购公司只是为了监控美国人。而由于谷歌的主导地位,用户别无选择只能接受。谷歌收集的用户数据越多,谷歌能赚到的钱就越多。更多的用户数据意味着更多的钱,是否如此?”皮查伊:“一般来说,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今天收集的大部分数据都是为了帮助用户。”

皮查伊被问到很多激进的问题。考虑到他1年前已经出席过听证会,并且也是周三出席作证的企业高管中最低调的,这样的状况有些奇怪。提问关于谷歌的搜索引擎,以及谷歌在员工表示抗议后决定退出美国国防部的项目。

反垄断子委员会主席西西林指责谷歌屏蔽其他网站的内容,将用户限制在谷歌“带围墙的花园里”,以便从广告业务中赚到更多利润。他说:“在我看来,证据非常清晰。随着谷歌成为访问互联网的门户,公司开始滥用市场地位,利用对网络流量的监控来识别竞争威胁,打击竞争对手。”

皮查伊否认了这种说法,并回到了谷歌的沟通要点上,即谷歌在很多特定市场都有竞争对手,例如购物领域的亚马逊。他还表示,谷歌的大部分搜索结果都没有展示广告,而突出显示用户查询问题的答案符合用户的最佳利益。根据在线研究公司StatCounter的数据,谷歌搜索在全球市场的份额达到92%。

由于谷歌占据了主导地位,因此其他网站都严重依赖谷歌搜索引擎获得流量。近年来,谷歌开始更多地利用搜索结果的顶部位置,在关于本地企业、航班和酒店的查询中提供自己的信息。这激怒了其他网站,因为随着谷歌开始展示这些信息,其他网站的流量出现滑坡。

共和党人则将关注重点放在谷歌与美国国防部的关系上。谷歌此前退出了与五角大楼的技术合作,双方合作的系统可以分析无人机拍摄的画面,识别特定物体,例如建筑物、车辆和人。对于与军方的合作,谷歌的员工表示了强烈抗议。

委员会中的两名共和党人肯·巴克和马特·盖茨质疑,谷歌为何要退出与国防部的合作,同时仍在中国运营着一个人工智能实验室。皮查伊否认了他们的指控,并指出谷歌仍与美国军方有合作关系,包括与国防部合作的信息安全项目。

议员称文件显示Facebook试图消除“竞争威胁”

反垄断子委员会表示,在对Facebook、谷歌、亚马逊和苹果的影响力进行调查的13个月过程中,委员会收集了130万份文件。在听证会上,议员开始展示其中的一些文件。

多份文件涉及Facebook及其CEO马克·扎克伯格收购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的意图,即通过收购来打消竞争威胁。2012年,Facebook以大约10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价格收购了Instagram。

在这些文件中,扎克伯格向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施压,要求他接受Facebook最初提出的5亿美元收购要约。在其他一些邮件中,扎克伯格明确指出,Instagram是一个需要应对的“竞争威胁”。

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吉姆·森森布伦纳在听证会上表示,这些文件证明Facebook将Instagram视为“一个强大的威胁,可能导致Facebook的业务流失。而Facebook没有尝试与Instagram竞争,而是直接收购了这家公司。”

对此扎克伯格表示,虽然事后看来Instagram肯定会成功,但在收购时距离这样的成绩还有很远。当时Instagram有很多竞争对手,包括现在已经倒闭的Path等创业公司。

扎克伯格说:“这次收购非常成功,不仅是因为创始人的能力,还因为我们在基础设施建设和推广方面进行了大笔投资。我认为,这是个美国的成功故事。”

库克被质疑苹果App Store

在听证会的前几个小时中,苹果CEO蒂姆·库克几乎被忽略。但在最后一个小时里,他也不得不开始为自己辩护。

首先,来自佛罗里达州和佐治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瓦尔·德明斯和露西·凯伊·迈克巴斯(Lucy Kay McBath)质疑,苹果在2018年推出自己开发的同类工具后,就删除了一些家长控制应用。美国媒体去年报道了这些应用被下架的情况。

库克说,苹果下架这些应用是出于隐私保护考虑,而不是为了避免竞争。迈克巴斯随后提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在这封邮件里,苹果高管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对一名忧心忡忡的家长说,他们目前可以选择苹果的家长控制工具作为替代。库克则表示,他在自己的屏幕上看不到这封邮件。

近期,Airbnb和ClassPass因为疫情转而开始销售虚拟课程,而苹果则向这些公司提出了收取佣金的要求。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杰罗尔德·纳德勒质问:“这难道不是在利用疫情谋利?”库克回应称,苹果的规定要求,销售数字服务的公司应该向苹果支付佣金,但苹果正在与因为疫情而被迫调整业务的公司合作。

苹果本周表示,仍在与Airbnb和ClassPass就费用标准进行谈判。接近ClassPass的消息人士透露,本月早些时候,ClassPass选择将线上课程从iPhone应用中撤下,因为苹果告诉该公司截止期限已到。

苹果面临的指控在于,该公司武断地对应用开发者执行规则要求,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扼杀他们的业务。

库克在开场陈词中表示,苹果App Store的规则“平等地适用于每一位开发者”。

早些时候,众议院反垄断子委员会的民主党人试图证明库克的说法并不属实。

佐治亚州民主党众议院汉克·约翰逊问到,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是否获得了苹果的特殊待遇。库克回应称,他不确定此事。委员会随后公布的文件似乎显示,库克在2014年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百度CEO,百度将进入“应用审核快速通道”,而两名员工将协助管理这个流程。

约翰逊随后指出,苹果目前允许亚马逊不为流媒体视频服务缴纳30%的佣金,而作为交换,亚马逊和苹果的产品可以更好地协同工作。应用商店分成目前是开发者对苹果最大的不满之一。库克回应称,任何其他公司都可以达成同样的协议。

库克指出,苹果必须公平地对待应用开发者,并在收取佣金的问题上保持竞争力。他说:“我们在开发者一侧和用户一侧都面临激烈竞争。竞争如此激烈,我认为这是一场在智能手机市场争夺份额的街头之战。”

然而实际上,智能手机软件市场存在明显的双头垄断现象。来自苹果和谷歌的软件几乎被用于全球每一部智能手机。

亚马逊与第三方卖家的关系令贝索斯承受压力

在首次面对国会的过程中,亚马逊创始人及CEO杰夫·贝索斯不得不为亚马逊引以为傲的一项业务辩护。这就是亚马逊与第三方卖家的关系,这些卖家提供的产品充斥着亚马逊的在线商店。

在听证会开始时,贝索斯介绍说,自己是美国式民主成功的一个例子。他有一位勇敢的母亲,一名支持自己的移民父亲,“培养了我的好奇心,鼓励我建立远大的梦想”。他把这样的精神带到了亚马逊,而亚马逊的发展也有利于美国人。

他说:“对客户的专注驱动了我们的成功。”

不过,贝索斯随后也面临质疑,而这些质疑几乎全部来自民主党人。他不得不解释,亚马逊是否损害了卖家利益,这些卖家占亚马逊平台销售额的60%左右。

民主党众议员普拉米拉·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所在的选区包括亚马逊的西雅图总部在内。她说,亚马逊的前员工告诉委员会,员工把私有卖家数据视为可以挖掘的“糖果店”,用来开发亚马逊自营、与第三方卖家有竞争关系的自主品牌商品。众议员露西·迈克巴斯说,在与委员会的交流过程中,“他们用欺凌、恐惧和恐慌等词语来描述与亚马逊的关系”。反垄断子委员会主席西西林则表示,一名卖家将亚马逊比作毒贩。

贝索斯表示,他不同意西西林的说法。他告诉迈克巴斯:“总体来说,第三方卖家在亚马逊上做得非常好。”他对贾亚帕尔说,亚马逊制定了“一项政策,禁止使用卖家数据来帮助我们的自有品牌业务,但我无法保证没有出现过违反政策的行为”。

他多次表示,卖家从亚马逊的发展和投资中受益。当亚马逊20年前决定邀请第三方卖家在其零售平台销售产品时,亚马逊认为,更多的商品选择会让亚马逊和卖家都得到更好的发展。

西西林提供的数据显示,亚马逊控制着美国所有电商销售的75%。贝索斯回应说,“我对此有不同看法”,而卖家“有很多选择”。“我相信亚马逊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我们非常努力。我认为我们是最棒的。”

贾亚帕尔继续向贝索斯提问称,对于违反内部政策的员工会如何处理。她说,亚马逊“获得的数据远远超过有竞争关系的第三方卖家”,例如有多少购物者看过了一件商品但从未购买。

贝索斯回应称,他“对我们在这个平台上为第三方卖家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不过,他的回答被贾亚帕尔以时间不够为由打断。

四位首席执行官口头禅汇总

科技巨头多爱一遍又一遍重复自己说过的话呢?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多少次用漂亮的口号和准备好的口头禅来蒙混过关呢?又有多少次他们拿竞争对手来做掩护呢?(TikTok!沃尔玛!互相之间!)

为了给出这些问题的回答,我们研究了整个听证会期间,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谷歌的桑德尔·皮猜、苹果的蒂姆·库克和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使用某些论点和短语的频率。

我们的规模还没那么大

每一次CEO狡辩说自己公司其实没那么强大,因为市场份额小或影响力有限。

我们对美国有益

每一次CEO夸耀自己公司如何增加就业、促进经济增长、加速创新或以其他方式帮助美国。

我们会尽快回复您

每一次CEO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说他会在公司调查此事后再回复。

该被忌惮不应是我们

每一次CEO试图通过提及竞争对手或莫须有的“如果他们被遏制,中国公司会大步领先”等方式转移注意力。

科技高管看起来是在科技办公室里工作。

视频背景评分

在疫情期间,视频会议已成为主要的对话方式。同时,我们也对同事们的背景装饰也越来越挑剔。那么,周三的国会听证会上,四巨头高管的视频会议背景可以打几分呢?

人气Twitter用户RoomRater给出了用1-10分给视频会议背景打分的评价方法。受到启发,我们也对谷歌、苹果、亚马逊和Facebook高管在听证会中展现的房间背景粗略进行了评分。

桑德尔·皮猜:高雅极简风格,柔和冷色调。他身后是一张现代书柜,上面堆放着几本书,还有一些陶器装饰,一盆可爱的芦荟盆栽。桌上摆着打印的文档,用来参考。墙上壁式很有纹理质感。

评分:7(10),比较得体。

蒂姆·库克:几乎没什么背景。没有什么装饰的灰褐色墙壁。一排石板花盆在他身后,小片绿色植物让背景不那么单调,又不嘈杂。前面放着一台MacBook,做参考。

评分:6(10),因为我们原本预期苹果的风格会更华丽些。

杰夫·贝索斯:四人中贝索斯的背景最温暖。看起来,贝索斯好像坐在自己西雅图的办公室里,身后是一整排书架。镀金雕塑有点像时髦的原子造型抑或是什么科学奖项。陶器和花瓶很好看。

评分:8(10)办公室氛围不错。网络不好去掉2分。

马克·扎克伯格:几乎什么都没展示。光秃秃的白色木板背景。唯一有辨识度的是两个小小的把手,可能是抽屉把手。没有植物、没有书籍、更没有温暖。背景看起来是那么无害,以至于像是一种无声的示威。不过分数还是要送给设置灯光和摄像头的人。当然,焦点必须是扎克伯格。

评分:4(10)完全没有辨识度。(下一次至少露出一个书架给我们看看。)

时尚人士说,他们的着装有意显露谦卑。

他们看上去不像大人物,不像万物主宰,不像“在线经济的帝王”,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大卫·西西里尼(David Cicilline)说。

“他们”——四巨头的高管: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谷歌的桑德尔·皮猜、苹果的蒂姆·库克和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看起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大派头。

事实上,因为疫情的原因他们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参加听证会,而面对他们的是一群戴着口罩的国会议员,稀疏地坐在位于雷伯恩办公大楼的听证会大厅内,俨然一支严阵以待的军队。在这阵势前,四高管犹如穿着毕业礼服的男孩,而不是拥有毁天灭地力量的数字末日四骑士。

当然,他们的着装是有意为之的。

扎克伯格,坐在像谷仓壁板的纯白色背景前,穿着蓝色西装,系一条蓝白领带,领结有点松有点歪,可能是他自己拉扯的,方便深呼吸。

库克选择了和自己的镜框同色系的浅灰色领带。领结偏向一侧。衣服是深灰色的,身后一排禅意十足的绿色植物。期间,他偶尔拿马克杯喝口茶。

皮猜也系了一条带细微纹路的灰色领带,尽管背后墙饰纹理更加抢眼。领带和他穿的灰色西装搭配完美,和他的头发胡子搭配完美、和他身后文件柜上的灰色陶器也很搭调,灰色陶器里种着他养的绿色植物——算是充满艺术感的极简风格一部分。他双手交叠放在身前的书桌上,散发出一种和善的平静。

贝索斯这是第一次在国会前露面。深色西装和领带,在温暖的灯光和木书架的衬托下,倒也不那么古板了。身后有各种花瓶和小装饰品。在镜头拍摄不到的地方放着(很多?)零食,偶尔吃一口。

零食啊!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其实也是一个普通人。

当然这才是重点。如果你想说服一群总是用“主导地位”、“权力”、“数十亿”还有“万亿”等字眼来描述你的议员,告诉他们事情并非真正如此,那么仅有谦卑的开场白和远大梦想还是不够的。你要展现的一面不是超人,而是克拉克·肯特(超人的普通人身份)。

对科技公司的调查有很多很多。

众多联邦和州的反垄断官员以及主持今天听证会的议员正对这些科技公司发起调查。

司法部对谷歌的调查似乎最彻底。预期该机构将很快宣布对谷歌发起诉讼,重点是指控该公司的在线广告违反反竞争法。

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在调查Facebook,正准备罢免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和其他几名顶级高管。该机构的调查似乎聚焦于Facebook是否通过收购WhatsApp以及Instagram来扼杀竞争对手,以非法维持自身在社交网络领域的垄断地位。该调查或将持续到明年。

其他一些调查也正在进行中,但进展不如对谷歌的调查来得迅速。司法部还联手州检察长,一起调查苹果对应用商店的控制。司法部也在调查Facebook的在线广告业务。不过,针对Facebook的这项调查进展缓慢。

州调查人员一直在研究亚马逊是否针对平台上的卖家滥用其权力。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在调查亚马逊,但进展缓慢。

给作者点赞
0 VS 0
写得不太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114通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热门文章
    最新视频
    为您推荐

      C114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1999-2020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2002291号

      C114 通信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21-5445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