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4通信网  |  通信人家园

市场
2020/9/3 09:13

业绩虽开始V型反弹,但这些问题亟需破解

C114通信网  王常有

C114讯 9月3日消息(特约作者 王常有)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7月份,电信业务收入累计完成8027亿元,同比增长3.1%,增速较上半年回落0.1个百分点。相较于2019年同期0.2%的负增长,运营商的经营业绩在经历一年多的缓慢爬升之后,终于在今年成功实现V型反弹。

5G风口真正到来之前,随着流量单价的持续下调,运营商的业务收入增量已经主要靠固定业务拉动。在收入增长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虽然有5G和以5G为切入点的各种智慧应用预期,但是运营商仍然需要提前做好各种准备。

一、流量的利润空间被不断压缩

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流量相关数据,我们经过计算推知,今年1-7月份,流量平均单价已经降至4.16元/GB,相较于去年同期下降了大约23%。这个降幅虽然小于上半年同比下降23.3%的数值,但是如此大幅的下滑速度继续警惕。

除了流量单价超高速持续下滑之外,流量业务量的增长有限更值得关注。综合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数据,我们推算得知,流量单价超过23%的同比降幅,换来的流量业务量却仅有同比30%的增长。

如果进一步考虑到移动电话用户以及手机上网用户净增的客观情况,或者将用户增长的影响剔除,那么流量业务量的实际增速将会降低。如此一来,在流量单价大幅下调之后,流量业务量增速没有出现同步的高速增长,收入增长也必然受限。

在流量经营问题上,三大运营商虽然总体上已经降低了赤膊竞争的烈度,但是部分省市单位依然没能改变依靠低价争抢市场的思维和运营惯性。2020年上半年流量单价已经同比下降了超过20%,如果降幅进一步扩大,这必将导致流量业务进入负利时代。如果真如此,将会造成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

二、专业化经营亟需大的突破

不管有没有互联网思维,三大运营商在内容经营上的努力是有目共睹。无论是视频,还是支付,三大运营商都成立了自己的专业公司。虽然运营商的决心和努力都非常大,但是从统计机构的数据看,除了中国移动的咪咕有突破重围的迹象外,三大运营商的其他专业公司,基本上都属于默默无闻状态。

从媒体报道的情况看,个别运营商正在加紧合并现有的专业公司。一方面将分散的力量进行重新整合,另外一方面也在降本节流。这其中不容忽视的问题是,专业公司大多除了烧钱,根本没有盈利的希望。

除了烧钱的问题之外,运营商在设立专业公司的同时,无论是领导数量,还是员工规模,都进行了大规模扩张,这也导致了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摊薄了能为企业贡献营收和利润的员工薪酬。为了运营专业化公司,运营商花费了巨额人工成本,最终的效果如何,大家可以有自己的判断。

运营商应该重新审视行业的互联网专业化经营思路。哪怕是三家将同类型企业进行合并,也比单打独斗地与BATJ等互联网大佬竞争更有优势。当然,能够实现这种操作必须有监管层出面解决,否则运营商自我实现的可能性极低。

三、有效缓解员工压力刻不容缓

虽然运营商早已认识到全面考核的弊端,而且也为此进行了较大的调整,但是从实际情况看,集团层面的通报类指标也被少数单位定位成KPI考核指标,并美其名曰培育未来增长动能。

KPI考核的压力有多大,这个问题运营商的员工最清楚,特别是有县公司或者地市级公司工作经历的行业内人士。某些单位以各种竞赛为噱头,甚至将财务、党群等后台员工都纳入竞赛考核范围,用于竞赛的费用要么是工会费,要么直接是人工成本。这其中不乏用后台人员薪酬补贴前台的意思,甚至有逼迫员工花钱买指标的苗头。

运营商的基层员工绝大多数深明大义,无论是节假日,还是下班后,主动加班的大有人在,更不用说那些被动加班的人。长期以来,大家绷紧的神经不敢有任何放松。这其中的原因就是各种考核,各种通报,稍有放松就可能会因指标下滑而被约谈。

不能放松经营这是必然的要求,但是这绝不意味着各种无效的加班,特别是各种作秀式的加班更不能有。省公司周末开会调度市公司,市公司就会变本加厉地调度县公司。一级带一级,最终压力全部传导给了基层员工。实际上,上级的调度更多应该聚焦在怎么办,帮助下级单位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而不是主要关注点名和通报。

四、政企业务效益问题有待关注

运营商以向政企单位提供专线等信息化业务为切入点,全盘收获该单位的所有通信业务。无论是移动业务补贴固定业务,还是固定业务补贴移动业务,总而言之,运营商还是有利可图的,投资回收期一般也不超过5年。

为了培育5G垂直应用,运营商又开始了低价竞争的玩法,不惜成本地抢占政企客户。实际上,从4G时代开始至今,运营商在政企客户方面的收入和利润规模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大,而且水份问题一直都是比较大的困扰。

尽量做大政企市场规模早已是三大运营商的共识。然而现实也无比残酷。如果扣除类似流量业务、短信业务和语音业务外,完全的信息化产品收入占比也就二分之一左右。政企市场的发展,受限于宏观经济形势的发展,特别是企业经营状态的好坏。

高定价和高折扣已经成为政企市场上的常态。不管是产品设计方面的问题,还是营销策略的问题,政企产品的单价都比较高。为了获得用户,特别是为了能在竞争中胜出,产品可以降价到5折,甚至2折。

当前政企市场成熟的产品类型并没有大规模增加。经过这么多年的充分竞争,其中的利润已经非常低。现在运营商以培育与5G相关的应用为出发点,再次进入了低价竞争的泥潭,或者有再次进入低价竞争泥潭的倾向。

经过监管层的强力推动和全员上上下下的共同努力,运营商终于实现了V型反弹。未来这种反弹能否持续,需要运营商全行业共同来维持良性的竞争。千万不要重蹈覆辙,因为不限量竞争的惨痛教训非常值得大家深思,并引以为戒。(王常有为C114特约作者)

给作者点赞
0 VS 0
写得不太好

版权说明:C114刊载的内容,凡注明来源为“C114通信网”或“C114原创”皆属C114版权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摘编,违者必究。对于经过授权可以转载我方内容的单位,也必须保持转载文章、图像、音视频的完整性,并完整标注作者信息和本站来源。编译类文章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翻译质量问题请指正

热门文章
    最新视频
    为您推荐

      C114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1999-2020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2002291号

      C114 通信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21-54451141